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报道追踪】下班途中遭飞来横祸的女工获工伤认定  

2015-11-07 09:32:21|  分类: ★关爱弱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踪报道
凭《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也能确定相关事项
下班途中遭飞来横祸的女工获工伤认定
■记者冯伟祥

  “谢谢工人报,谢谢冯记者。”昨天,徐土根与记者取得联系,代表他妻子过晓珍向本报表示感谢。10月30日,建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了工伤认定决定,认定女职工过晓珍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
  今年7月5日晚8时10分许,过晓珍骑电动车从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分公司下班回家途中,因遭遇山体滑坡发生事故,导致受伤,经医院诊断为脑挫裂伤、颅底骨折、眼眶骨折、眼球挫伤、肺挫伤、多处软组织挫伤以及外伤性精神障碍。
  7月16日,建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了一纸证明。7月22日,用人单位依据该证明向建德市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书。建德市人社局受理后,于7月30日作出了通知书,认为“需提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事故责任)”,决定对本案中止工伤认定。
  9月12日,本报《星期特刊》在头版头条位置以较大的篇幅刊登报道,对建德受伤女职工过晓珍维权受阻事件作了披露。报道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反响,在建德更是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建德市总工会党组书记、主席赵银松,建德市总工会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胡造林等领导亲自过问此事,指派法律援助志愿团浙江春秋律师事务所的李春根律师承办此事,要求尽力帮助女职工维权。李春根律师多次与当地人社局、交警大队等有关部门沟通。
  其间,过晓珍在记者的陪同下前往建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反映,称7月16日交警大队出具的事故证明与事实不符,要求重新调查认定。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赵陆军向记者表示,他会向办案民警进一步了解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再向领导汇报后作出决定。
  随后,建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经调查取证,认为原证明是在未详细调查的情况下作出,且形式不规范,为此依法决定撤销。9月25日,交警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表示该案件的部分事实无法查清,认为“过晓珍在山体塌方路段受伤是事实,在事故发生之前该路段已经存在山体塌方情况。过晓珍经过现场时是否有塌方落石情况无法证实。”
  因当初提交作为证据的交警大队的证明已被撤销,过晓珍所在公司随之向建德市人社局撤回了工伤认定申请。
  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未按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据此,过晓珍在建德市总工会提供法律援助下,依据交警大队新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等材料,于10月8日向人社部门申请认定工伤。
  对此,建德市人社局进行了调查核实,认为依据建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9月25日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等材料,过晓珍发生事故伤害的时间和地点符合上下班途中这一条件,过晓珍发生事故伤害的路段是山体滑坡路段,事故现场的泥石堆占据由西向东的车道,其本人及车辆倒落在泥石堆的范围内,因此过晓珍发生的事故伤害不是其本人故意造成的。
  10月30日,建德市人社局作出了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过晓珍受到的事故伤害,可以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之规定,据此认定为工伤。

■记者手记
行政部门不应机械适用法律

  从当初认为没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事故责任)而决定中止工伤认定,到后来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相关条款规定认定过晓珍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本报的报道催生了这个令人欣慰的结果,背后也包含着建德市总工会不遗余力的援助。当然,建德市人社部门的转变值得肯定。这种转变体现了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的倾斜保护原则,彰显了人性关怀。
  这样的工伤认定案并非孤案。无独有偶,记者了解到一个与本案非常类似的案件:广州市市政设施收费处一名职工在骑自行车上班途中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交警部门出具了一纸《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职工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但无法查清该交通事故成因,且该证明并未认定职工承担主要责任。当地人社局要求补充提交认定该职工在事故中非主要责任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后一直未对工伤认定申请作出处理。该职工向法院起诉,要求判决认定人社局不作为。今年5月19日,本案审理期间,当地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认定该职工在上班途中因道路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为工伤。
  记者在采写过程中查阅相关法律法规时发现,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自2014年9月1日起施行)第一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本人主要责任”、第十六条第(二)项“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条第(三)项“自残或者自杀”等情形时,原则上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如果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行使调查核实权,结合相关证据作出事实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庭室领导在解读上述司法解释时表示,有些工伤认定案件中,因没有有权机关出具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醉酒或者吸毒”、“自残或者自杀”等特殊情形的认定意见,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往往以无相关认定意见,无法判断是否属于特定情形为由,长时间中止工伤认定程序或者不认定为工伤。“存在特殊情形而排除工伤认定,社会保险部门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必须以能够证明存在特殊情形的证据为依据,如果没有相关证据,而职工受伤害符合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条件,则应当认定为工伤,不能以没有有权机构的法律文书为由拖延认定或不予认定。”
  如今路网发达,交通流量越来越大,每天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道路交通事故,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发生像上述案例一样的非常见道路交通事故也屡见不鲜,因为缺乏监控录像、目击证人等原因,交警部门无法查清该交通事故的成因,因此无法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只能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如果一味机械地要求工伤认定申请者提交认定职工在事故中非主要责任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然有悖最高法院的上述司法解释精神,对职工也是一种不合理的严苛。即便没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只有《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只要证明职工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且未认定职工承担主要责任,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也应当积极作为,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和最高法院上述司法解释的精神认定为工伤。
  为依法保障工伤职工的权益,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应机械适用法律,而应当在不突破法律底线的前提下,充分体现向劳动者倾斜保护的立法原则,进而作出认定。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建德的这个案例开了个好头。
                                                 (2015年11月7日《浙江工人日报》头版头条)

《下班途中遇山体滑坡致颅脑损伤 女职工意外受伤是否应认定为工伤》报道链接:
http://zjgrrb.blog.163.com/blog/static/639098962015812114219249/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