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提供担保的执行款能否发还先救急?  

2014-01-23 12:53:53|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边,执行款被扣一年多难有定论;那边,民工急着领工资回家过春节
提供担保的执行款能否发还先救急?
记者冯伟祥

 

3年前,绍兴鉴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鉴湖公司)被万某告上了法庭,二审法院判决鉴湖公司支付万某货款128万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随后,万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鉴湖公司则向检察机关申诉。检察机关发现这起买卖合同纠纷案涉嫌犯罪,遂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万某因涉嫌妨碍作证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至今,鉴湖公司被绍兴市越城法院扣划142万元整整一年,日前鉴湖公司申请法院发还被扣划的这笔钱,用来支付农民工工资。鉴湖公司表示,绍兴一家房地产公司愿意为鉴湖公司提供担保,并向法院出具了担保承诺书。但法院对此尚未予准许。为此,鉴湖公司负责人心急如焚。


  原被告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2011年10月25日,上虞女子万某向绍兴市越城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鉴湖公司。万某诉称:2007年,鉴湖公司(位于绍兴市越城区)承建江苏省姜堰市锦江商贸城项目二期工程,她经人介绍为工地供应钢材,从2007年3月24日至11月24日共供应11趟,每次的送货单均由工地负责人张关林签收,每次签收工地都承诺在月底付清当月钢材款,逾期从次月1日起按日千分之三赔偿供应商经济损失,但一直到工程结束,她也未拿到货款。她找到鉴湖公司,鉴湖公司这些年一直推诿至今。为此,她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鉴湖公司支付钢材款155万余元,赔偿逾期付款经济损失477万余元,两项合计632余万元。
  鉴湖公司辩称:原被告之间没有发生过钢材买卖关系;原告提供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送货单是伪造形成的;张关林等人不是被告的员工。总而言之,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这个官司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原被告之间究竟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一审中,万某提交了以沈敖林名义出具的“承诺书”。该“承诺书”包括如下内容:“兹有姜堰锦江商贸城二期一标段工程由绍兴鉴湖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现由绍兴鉴湖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姜堰锦江商贸城项目工期一标建设项目部欠钢材供应商万某钢材款合计128万元。”建筑商栏盖有一枚“绍兴鉴湖建工集团利家居建材市场工程项目部”的印章,并有沈敖林的签字。
  这份承诺书除了沈敖林的签字、身份证号码及项目部的印章外,其余内容均为打印。
  鉴湖公司对这份“承诺书”不予认可,在一审中提出:该承诺书上的项目部印章系马国民私刻,对鉴湖公司没有约束力;沈敖林与鉴湖公司不存在直接的挂靠关系,无权对如此重大的事项作出决定;马国民与沈敖林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损害鉴湖公司利益的情形。
  2012年3月31日,越城法院作出判决认为,被告否定“绍兴鉴湖建工集团利家居建材市场工程项目部”印章的真实性及合法性,原告也未能提供被告持有并使用该印章的相应证据,故对该印章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定。一审法院否定了这份“承诺书”,认为案外人沈敖林出具“承诺书”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该院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据此,驳回原告万某的诉讼请求。
  万某不服,向绍兴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于2012年11月8日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沈敖林系鉴湖公司承建的利家居建材市场项目的实际承包人和负责人,其于2008年2月2日出具了“承诺书”。该院以此为据,认为沈敖林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万某有理由相信自己与鉴湖公司发生交易,进而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由鉴湖公司支付万某货款128万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胜诉“供应商”涉嫌妨碍作证罪


  判决书生效后,万某向越城法院申请执行。
  2013年1月23日,鉴湖公司收到越城法院的传票,被要求在1月25日上午8点40分到该院执行局。
  但此前的1月18日,越城法院已从鉴湖公司的银行账户扣划了142万余元。
  鉴湖公司一方面向法院据理力争,一方面向有关部门反映。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没有将执行款付给万某。
  不服二审判决的鉴湖公司向检察机关申诉。2013年4月17日,绍兴市检察院正式决定立案审查。
  随后,鉴湖公司向检察机关申请对“承诺书”进行鉴定。据悉,检察机关经鉴定,认定以沈敖林名义出具的“承诺书”的签名不是其亲笔所写。据此,检察机关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2013年8月13日,越城区公安分局以万某等人涉嫌妨碍作证罪为由立案侦查。
  2013年10月15日,绍兴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12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审理建筑领域民商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同年10月30日,该院组织全市部分施工单位负责人参加座谈会,贯彻《纪要》精神。鉴湖公司认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参照该《纪要》精神,退一步讲,即使“承诺书”上沈敖林的签名是其所写,涉案钢材买卖合同关系的买方也是沈敖林本人,与鉴湖公司无关。这是因为:万某诉称的钢材送往地的工地,工程项目经理是挂靠该公司的经济责任承包人孟荣良而不是沈敖林,孟荣良擅自将该工程转包给沈敖林,双方为之签订了《建筑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合同》,鉴湖公司对此事先并不知情。按照《纪要》精神,鉴湖公司无须承担责任,一审判决正确,二审改判错误。2013年11月24日,鉴湖公司将相关材料特快专递给绍兴中院,要求依法尽快启动再审程序纠错,并责成一审法院发还扣划近一年的142万余元,以免损失扩大。至今,绍兴中院尚未作出是否启动再审的回应。


执行款能否在被执行人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发还


  年关将至,该公司承建施工的几个工地的不少外地民工要回家过年,发放工资的缺口很大。为解燃眉之急,鉴湖公司落实好担保单位,于2014年1月9日向越城法院执行局递交材料,申请先予发还被扣划在法院近一年的142万元。绍兴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愿意为鉴湖公司提供担保,并向法院出具了担保承诺书,明确表示法院如需要执行该笔款项而鉴湖公司无力支付时,法院可向该房地产公司执行,由房地产公司代付。
  但鉴湖公司的这个请求尚未被法院采纳。眼见民工等着发工资回家过春节,鉴湖公司有关负责人很焦急。

                                                           (2014年1月23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