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一起交通事故缘何出现两种不同认定  

2013-03-21 12:51:29|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起交通事故缘何出现两种不同认定
■记者冯伟祥 通讯员范继军 徐伟红


  近几年,法院所受理的劳动行政确认案件中,职工因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致死的案件频频发生,其中不乏一起交通事故出现两种不同认定的情况。原因何在?

  案例1:
  兰溪一企业职工下班途中骑摩托车与行人发生碰撞,造成双方受伤,交警大队先后作出两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前者认定职工负事故主要责任,后者则认定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据此,该职工持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申请认定工伤,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该职工为工伤。企业不服,提出行政诉讼。
  近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工伤行政认定案,撤销工伤认定。


  摩托车驾驶员先负主责后为同责,被有关部门认定为工伤


  2011年7月2日,浙江万通车业有限公司(位于兰溪市经济开发区江南高新工业园)职工赵庆华到永康出差回万通车业公司后,驾驶二轮摩托车下班回家。20时50分许,赵庆华在途经330国道一个地段时,与行人朱爱兰发生碰撞,造成他本人与朱爱兰受伤的交通事故。
  2011年7月27日,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三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该道路交通事故中赵庆华负主要责任,朱爱兰负次要责任。2011年8月4日,赵庆华申请交通事故复核,要求撤销那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经复核,2012年4月12日,该大队重新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庆华和朱爱兰负事故同等责任。
  2012年5月4日,赵庆华根据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以自己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为由,向兰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一个多月后,兰溪市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赵庆华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认定赵庆华受到的伤害为工伤。
  


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陈述均前后矛盾,属于记忆错误?


  
  2012年9月27日,万通车业公司向兰溪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与客观事实不符等为由,申请撤销那份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告万通车业公司诉称,交警大队作出的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更改了先前作出的责任认定,与客观事实相违背,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被告兰溪市人社局依此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也是错误的。
  万通车业公司在起诉时,向法院提供了证据材料,其中包括人民调解协议书、承诺书,证明本案第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以后,赵庆华及代理人多次找朱爱兰,用表面上合法的承诺来掩盖一些不合法的事实,让朱爱兰改变笔录。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不符合客观实际情况的,也是违法的。
  万通车业公司还申请法院向交警大队调取道路交通事故认定的案卷材料,其中有朱爱兰在事故发生次日即2011年7月3日及其他时间的询问笔录,证明:朱爱兰的陈述前后矛盾,事故发生后赵庆华的妻子多次找朱爱兰,并表明同意放弃丈夫的一些权利,然后朱爱兰就改变了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因此,原告认为朱爱兰询问笔录应该以第一份询问笔录为依据。万通车业公司还认为,2011年10月25日赵庆华的询问笔录证明赵庆华在与朱爱兰发生碰撞前还有一系列的碰撞行为发生,但赵庆华在后来的笔录中改变了此前的陈述,故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作出的,不能作为认定工伤的依据。
  对朱爱兰的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前后矛盾的情况以及赵庆华的询问笔录情况,兰溪市人社局表示不清楚当时现场情况,应当以交警部门的最后认定为依据。赵庆华则以“记忆错误”为由作解释,他认为由于时间的间隔性,朱爱兰的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属于常识性的记忆错误,最终应以交警最后的认定为依据。他还说,当时他的陈述也是记忆错误,之后的笔录可以证明他是在逐渐康复过程中对事故的进一步还原。
  


 法院: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认定负同等责任证据不足,难以采信;认定工伤错误,应予撤销

 

  是否撤销兰溪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焦点在于是否应当采纳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兰溪法院审理后认为,从该院调取的该道路交通事故的案卷材料发现,赵庆华和朱爱兰的询问笔录均存在前后不一致,导致本院对如下两个事实难以认定:第一,赵庆华与别的机动车发生碰撞后再与朱爱兰发生碰撞还是直接与朱爱兰发生碰撞?第二,朱爱兰是在330国道道路西侧的快速车道沿绿化带从兰溪往金华方向走还是在330国道绿化带东侧穿过绿化带后由东往西横过机动车道?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认定赵庆华和朱爱兰对道路交通事故负同等责任证据不足,本院对其难以采信。被告采信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因证据不足导致认定赵庆华受到的伤害为工伤,属错误,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
  为此,该院依法作出了判决,撤销被告兰溪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审判决作出后,赵庆华不服,提出上诉,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并依法予以改判。金华市中级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该事故认定书不予采信并无不当,予以支持。原审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鉴此,该院依法于2013年2月26日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2:
  2012年2月份开始,王孟存进入台州市路桥区的台州市智敏锻造有限公司工作,从事普工工种。2012年3月12日上午6时左右,王孟存从住宿地出发到马路对面的公司上班,途中,被潘某驾驶的轿车碰撞致伤,构成一级伤残、一级护理依赖。
  对于该次交通事故,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路桥大队认为潘某驾驶轿车过道口时车速过快,且对横过机动车道的行人动态注意不够,导致临危采取避让措施不及;王孟存横过机动车道时,未确保安全后通过。因此,交警部门确定双方当事人均应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该交通事故的民事赔偿部分由王孟存分别于2012年7月3日、10月12日两次诉讼并获得全部赔偿。同年6月14日,王孟存的妻子向台州市路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8月21日,路桥区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王孟存所受到的伤害为工伤。12月17日,智敏公司不服,向法院起诉称:被告路桥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不符合事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
  庭审中,智敏公司认为,根据申请法院从交警部门调取的案卷材料,王孟存发生的交通事故系其横穿马路所致,而潘某没有违章驾驶,该事故责任认定显失公平,公司对该事故认定结论不予认可。法律规定认定为工伤的一个先决条件是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智敏公司指出如果王孟存的事故被交警部门认定为负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的话,企业就不需要承担王孟存的工伤赔偿责任。反之,该企业则要面临将近60万之巨的工伤赔偿。
  针对原告的质疑,路桥区人社局和王孟存均提出原告如对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异议,应该向交警部门提出,而不应该在本案行政诉讼中提出。
  近日,路桥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智敏公司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路桥区交警支队路桥大队作出的事故认定书中对王孟存的责任划分是同等责任,原告对此持有异议,认为王孟存该负主要责任以上。本院认为,对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不服不属于本案争议的焦点,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原告认为王孟存之事故不应属于工伤,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评析:
  浙江省人民政府在2009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工伤保险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自2009年7月31日起,在遭遇交通事故或其他事故伤害的情形下,职工因劳动关系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人身损害,同时构成工伤的,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款的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综观近几年法院所受理的劳动行政确认案件,职工因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致死的案件频频发生,其中不乏一起交通事故出现两种不同认定的情况,或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认可的情况,主要原因在于,若职工不负事故主要责任而被认定为工伤,职工在从肇事者方拿到巨额经济赔偿后,还可再向企业提出工伤索赔(注:企业在未参加工伤保险的情况下),企业往往要为此承担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巨额赔偿,这个赔偿,对于目前经济不景气或艰难经营的微小企业来说,不啻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甚至会造成无法继续生存下去的状况。而对于受伤职工来说,企业的巨额赔偿也是十分有诱惑力的。
  由此,道路交通管理部门针对受伤职工所作的事故认定书里的责任分担对企业对职工来说都至关重要,直接涉及到企业在未为职工参保的情况下,企业要不要承担工伤赔偿的义务,职工能不能拿到工伤赔偿的问题。如果交通事故认定错误,如果职工与另外一方当事人达成“默契”,则直接损害了用人单位的巨大合法权益。就目前来看,这种情况还是存在的。
  从目前的法律规定来看,交通事故当事人对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申请复核。但问题是,不是交通事故当事人的企业即使对责任认定持有异议(包括自行取证能证实认定错误),也无法提出复核申请,而该认定又与企业的利益有直接关系。有关人士认为,交通事故认定,如何赋予用人单位程序救济权利,这涉及到立法制度层面,建议将交通事故认定书纳入行政复议的范围内,并赋予交通事故认定书行政可诉性。
                                                                                 (2013年3月21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