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百余万招待费疑有黑洞 上千万征地款疑遭私分  

2012-09-13 12:02:55|  分类: ★台前幕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余万招待费疑有黑洞 上千万征地款疑遭私分
对景宁城北村巨额集体资产疑团,当地村民强烈要求查个水落石出
■记者冯伟祥

  

image
 村民代表吴昌其在“五门湾”地块垃圾填埋场原址,向记者反映土地征用方面存在的问题。

 

担任村委主任29个月,“吃”掉了百余万“招待费”,几乎所有报销的发票都不是正式发票


  城北村是景宁畲族自治县的一个城中村,有常住人口1400余人。
  在城北村村民多次信访要求下,2011年11月29日开始,景宁畲族自治县农业局对城北村2008年1月25日至2011年10月14日之间的财务收支等方面进行了审计。
  由于城北村财务混乱,给审计带来了很大困难。
  今年2月13日,当地农业局出具了《关于鹤溪镇城北村经济合作社的财务审计意见》。
  审计查明,城北村在上述期间各项招待费用共计133万余元。如扣除“节日慰问费”22万余元,餐费为111万元,据称用途分别为“村班子等会议用餐”、“工作用餐”、“各项业务招待”等。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从2008年5月当选到审计截止日,陈兴加实际担任村委主任为29个月。也就是说,在29个月期间,有111万元公款被陈兴加等人“吃”掉了,平均每个月达38275元,平均每天1275元。令人瞠目结舌。
  城北村没有经济实体,没有经营项目。那么多公款难道真的都是被吃掉的吗?村民们怀疑其中一定有猫腻。
  当地农业局的审计材料加深了村民们心中的疑问。
  按照常理,单位无论是吃饭还是购物,都应该索要财税部门监制的行业正规票据。但审计中发现大量的非正式发票。据审计意见书称:“130多万元的招待费中,几乎所有报销的发票都是自制发票,……有的酒店提供的凭证存在着菜单连本、发票连号的情况,……到超市购物,应该可以取到正式发票,多以普通收据代替。”
  村民们认为,时任村书记林来宝、村委主任陈兴加等人与饭店、超市老板互相串通配合,存在虚开发票、开抽芯发票等违法情形,从而将巨额集体资金落入个人腰包。
  “村里提供的账簿、凭证等财务资料是否有假,不是我们管辖的范畴。”负责这次审计的景宁畲族自治县农经站副站长刘祝安(注:现已调任新职)对记者说。
  村民们认为村里上百万招待费的背后肯定有大腐败。“只要顺藤摸瓜,一笔一笔挖下去,根据发票联,对照记账联、存根联等一张一张加以落实,一定能够查出问题。”当地一些村民对记者说。
  针对村民反映的偷税问题,刘祝安表示,相关酒店、超市肯定存在偷税现象。


上千万征地补偿款疑遭合伙私吞,242万窟窿去向成谜


  土地征用补偿款问题,是广大村民反映强烈的又一个焦点问题。
  城北村有大量的土地被征用。有关资料显示,到2011年11月止,外舍防护工程项目实际征用城北村160高程以上土地面积20.5万平方米。
  该县审计局对外舍防护工程项目的财务收支情况进行审计时,发现了一个问题:鹤溪镇政府在向城北村支付土地征用补偿款时,记账凭证支付金额与发放清册汇总金额不相符。2010年2月、6月,外舍防护工程投资有限公司向鹤溪镇政府拨付城北区块征地补偿款及工作经费共1500万元,鹤溪镇政府先后三次支付城北村征地款共1290万元,但镇政府三份记账凭证后所附的原始凭证金额合计1048万元,相差242万元。审计组要求鹤溪镇政府提供完整的土地补偿款发放清册,镇政府回复表示要等整个区块工程结束后方可清算,目前不能提供与记账凭证支付金额相符的土地补偿发放清册。
  242万元征地补偿款去了哪里?目前仍然是个谜。
  村民们的心头一直有巨大的疑团。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土地征用补偿款分配方案,镇、村两级一直拒绝提供查阅相关明细资料。
  城北村被外舍防护工程征用的土地中,位于“五门湾”地块的“千亩基地”是重中之重。这个大“蛋糕”的切分引发了不小的质疑。
  早在1990年11月10日,鹤溪镇政府发布文件《关于千亩基地山权的处理决定》,明确规定:“千亩基地山权仍由原学田大队(现有学田村委、岭脚村委、溪口村委、金仙寺居委、仙童村民小组)登记,作为责任山落实到上述村、居委、村民小组经营管理,并定期如数收缴提留。提留归上述村、居委、村民小组使用。该千亩基地不得作为自留山落户经营,如有村民将该山作为自留山登记,一概自废。”
  曾先后担任村委主任、书记,任职长达12年的梁水根告诉记者,1992年“千亩基地”连片开发以来,再也没有村民的自留山。
  村民们认为,经过“撤扩并”,拨付到城北村的“千亩基地”土地征用补偿款应归村集体所有。但让他们气愤的是,林来宝、陈兴加等人明目张胆违反鹤溪镇政府的那个文件,从来没有召开村民小组负责人会议、村民小组长会议研究讨论决定土地征用款分配方案,就造补偿款清单,由一些村民小组及个人领取征用补偿款私分。“这种做法导致集体资金流失,严重侵犯了大多数村民的权益。”不少村民愤愤不平地说。
  除了反映应归村集体所有的“千亩基地”土地征用补偿款被擅自瓜分外,村民们还反映其他两个问题,一是无中生有骗取土地征用补偿款,另一个问题是虚增土地面积套取补偿款。
  61岁的吴昌其,连续四届村民代表。他告诉记者,村民毛小林在“千亩基地”征地范围内没有土地,但在补偿清册上有5040平方米园地、5419平方米林地被征用,补偿款合计达35.6万余元。“只要实地踏看,情况一目了然。”吴昌其指着外舍防护工程征地补偿清册说,“还有,雷松和身为建设局领导,他家被征用的土地并不多,却居然冒出1068平方米的旱地、6528平方米的园地,补偿款合计44万多元,初步估计虚增了至少三分之二的面积。像这样的情况不少,有的甚至出现了一家几口的姓名。”
  毛小林、雷松和的名字,都出现在云和县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上。
  记者从云和县法院了解到,2006年以来,沈建伟(原景宁畲族自治县外舍防护工程建设指挥部政策处理处处长)、刘远长(原鹤溪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鹤溪镇“外舍防护工程鹤溪段政策处理领导小组”成员)、毛金钱(原景宁畲族自治县外舍防护工程建设指挥部政策处理处驾驶员、城北村委会副主任、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系毛小林的弟弟)、马建华(城北村新田组组长)、梅建东(原景宁畲族自治县城建测量队队长、法定代表人)等人在外舍防护工程征地过程中,为谋取个人私利,互相串通配合,非法征用土地8129平方米,虚构被征地块1847.28平方米,造成国家重点工程建设资金分别损失23万余元和9万余元。
  沈建伟、刘远长等人还有其他犯罪行为。2009年11月17日,法院对沈建伟、刘远长、毛金钱、马建华、梅建东等人分别处以有期徒刑1年到3年不等。
  刘远长在土地征用政策处理中为雷松和提供了帮助。为表示感谢,雷松和于2009年4月向刘远长行贿15000元,刘远长予以收受。刘远长为雷松和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判决书没有阐明。但有一点,雷松和的行贿,无疑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村民们认为,沈建伟等5人的东窗事发只是冰山一角。
  有村民向记者提供了一份2008年9月7日的外舍防护工程160高程以上征用补偿清单,上面显示,周新民(时任城北村党支部委员,现任村党支部副书记)有园地两块合计3515平方米被征用,补偿款为15.5万余元。旁边还有落款时间为2008年9月26日并盖有城北村村委会公章的说明:“经村委审核,周新民户补偿款为错,应改为补偿周新民青苗费13360元,土地补偿费142349元归村集体所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时任村委主任的陈兴加模仿周新民的笔迹在领款人栏签字,企图利用职务便利将该款占为己有,后因村民提出异议而事件败露,又利用职务之便做手脚加以掩盖。“只要一做笔迹鉴定,马上就能见分晓。”他十分肯定地对记者说。有村民怀疑陈兴加与周新民合伙所为。记者来到城北村,没有找到书记林来宝。面对记者的采访,周新民表示自己没有拿到那14万多元钱。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陈兴加予以拒绝:“我犯法的话,政府会来找我的。”说完,他就走了。
  外舍防护工程建设指挥部政策处理处工作人员雷陈珠告诉记者:“我们的工作任务主要是,按照政策规定,征用了多少面积发放多少补偿款。至于其中的某一块土地到底是哪个村民的,这个不是我们管的。”
  除了外舍防护工程,村民们还反映云景高速公路土地征用也存在弄虚作假领取征地补偿款的问题。
  当地农业局在对城北村进行财务审计中,提到土地征用款的问题,认为“土地征用款收支巨大,情况复杂”,建议进行专项审计。
  但昨日记者了解,土地征用款专项审计至今没有启动。


村民反腐屡碰壁,巨额集体资产流失的“黑洞”何日水落石出?


  财务审计查明,在林来宝担任村书记、陈兴加担任村委会主任期间,城北村亏损102万余元。对此,村民们感到不可思议,称他们为“败家子”。
  近年来,城北村的村民在反腐败的道路上走得十分艰难,他们深深地感到水很深。
  去年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中竞选村委主任落选的陈兴加,转而谋求县人大代表职务。让不少村民疑惑的是,他们虽多次反映陈兴加的问题,但有关部门连书面答复也没有。陈兴加如愿以偿成为县人大代表。
  今年三四月份,审计意见出来后,城北村的村民要求根据村务公开的精神,公布收支明细账,但遭到镇、村两级负责人的拒绝。
  村民们持审计意见书向当地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经侦大队表示会查的,但半年过去了,杳无信息。
  9月7日,记者从鹤溪街道办事处纪工委获悉,今年4月底,林来宝、陈兴加受到党内警告的党纪处分。这个处分受到了村民们广泛的质疑,认为避重就轻,大事化小。
  记者在深入调查中发现,城北村的招待费中相当一部分是用于宴请县有关部门的,其中一张发生在2008年9月8日的餐费,金额为1036元,注明用途“县公检用餐”。
  当地不少村民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查一个水落石出,给广大村民一个明白,维护集体经济合法权益。

(2012年9月13日《浙江工人日报》头版)

  评论这张
 
阅读(363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