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嘉兴仲裁委员会被指“一案两裁”  

2012-06-28 11:12:39|  分类: ★法本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嘉兴仲裁委员会受理了一个承揽合同纠纷案并作出终局裁决,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然而,案结却事不了,三年后,当初的被申请人摇身一变成了申请人,把当初的反请求重新搬出来,仲裁委员会再一次予以受理,案由同样是“承揽合同纠纷”。这种做法引发了争议——
                    是“一案两裁”还是“两案两裁”
                                            ■记者冯伟祥


2009年3月,海宁华佳公司向嘉兴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被申请人东阳惠良金丝厂进行了答辩并提出反请求,其中一项反请求为“裁定解除《定作合同》,裁定被反请求人华佳公司双倍返还反请求人定金60万元”。嘉兴仲裁委员会审理后对这起承揽合同纠纷案作出了裁决。案子进入执行程序。东阳惠良金丝厂向金华市中级法院申请不予执行,被裁定驳回。东阳惠良金丝厂又向嘉兴市中级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同样被裁定驳回。
  随后,双方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由东阳惠良金丝厂支付海宁华佳公司83万余元。
  前不久,东阳惠良金丝厂突然向嘉兴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提出的请求包括:裁决解除该厂与海宁华佳公司之间的《定作合同》;裁决海宁华佳公司立即返还该厂已经支付的定作加工款83万余元,并双倍返还该厂定金60万元。
  对此,嘉兴仲裁委员会受理了仲裁申请,开庭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规定:“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海宁华佳公司表示,嘉兴仲裁委员会的做法属于“一案两裁”,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一些律师也认为,此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关于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规定。


  仲裁裁决铁板钉钉,执行和解尘埃落定


  2008年8月3日,海宁市华佳印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华佳公司)与东阳市巍山白坦惠良金丝厂(以下简称东阳惠良金丝厂)签订《定作合同》一份:由海宁华佳公司为东阳惠良金丝厂定作一台2100型“金拉丝双涂机”,价款为人民币130万元,预付定金30万元合同生效,交货期为东阳惠良金丝厂支付的定金到海宁华佳公司处后三个月。同年8月5日,东阳惠良金丝厂支付定金30万元,后海宁华佳公司依约生产。同年11月12日前,东阳惠良金丝厂派员验收。双方因对该涂布机验收要求意见不一,东阳惠良金丝厂于同年12月15日发函给海宁华佳公司,就该涂布机的稳定性、牢固性以及加热后易变形等提出九条整改要求及意见,海宁华佳公司认为该九条超出定作约定并再次要求东阳惠良金丝厂提机。
  之后,双方仍未就此达成一致意见。
  2009年3月27日,海宁华佳公司向嘉兴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把东阳惠良金丝厂列为第一被申请人,把吴惠良(东阳惠良金丝厂投资人、该厂负责人)列为第二被申请人。华佳公司请求包括:1.依法裁令东阳惠良金丝厂立即提机并支付定作价款人民币100万元,若东阳惠良金丝厂的财产不足以清偿的,则由吴惠良对惠良金丝厂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依法裁令东阳惠良金丝厂自合同约定提机日起至付清全部价款日止,按每天1000元赔偿逾期付款利息、场地占用等经济损失。
  东阳惠良金丝厂进行了答辩,并提出反请求,包括:1.依法裁定驳回海宁华佳公司的仲裁请求;2.依法审查海宁华佳公司制造机器的资格与生产能力;3.依法裁定解除《定作合同》,裁定海宁华佳公司双倍返还东阳惠良金丝厂定金60万元。
  对此,嘉兴仲裁委员会进行了合并审理,查明了事实,认定:海宁华佳公司与东阳惠良金丝厂签订的定作合同,除第十三条手写部分外,其他内容均合法有效,予以确认。该委于2010年12月29日依法作出了(2009)嘉仲字第030号裁决,裁决如下:一、东阳惠良金丝厂于本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起十日内支付海宁华佳公司定作价款人民币93万元,并从海宁华佳公司处提取其定作的2100型金拉丝双涂机一台。二、驳回海宁华佳公司其他仲裁请求。三、驳回东阳惠良金丝厂仲裁反请求。案件仲裁费、处理费合计28620元,由海宁华佳公司承担1160元,由东阳惠良金丝厂承担27460元。该裁决为终局裁决。
  因东阳惠良金丝厂不履行,海宁华佳公司遂于2011年1月24日向金华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
  但东阳惠良金丝厂认为有不予执行情形,向金华市中级法院申请不予执行该仲裁裁决。
  金华市中级法院审查后认为,东阳惠良金丝厂提出的不予执行仲裁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予驳回。本案应继续执行。据此,该院于2011年5月20日依法作出了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东阳惠良金丝厂的不予执行申请。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东阳惠良金丝厂还是不甘心,旋即于2011年6月2日向嘉兴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撤销该仲裁裁决。
  嘉兴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东阳惠良金丝厂要求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其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据此,该院于2011年7月28日依法作出了民事裁定书,驳回东阳惠良金丝厂关于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这个裁定是终审裁定。
  至此,双方之间的纠纷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已经铁板钉钉,没有任何悬念。
  在接下来的执行过程中,海宁华佳公司又作了很大的让步,与东阳惠良金丝厂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由东阳惠良金丝厂支付834796.50元。此案尘埃落定。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重新申请再度受理


  不久前,海宁华佳公司突然收到了嘉兴仲裁委员会寄的应裁通知书等材料,申请仲裁的是东阳惠良金丝厂。
  原来,今年4月11日,东阳惠良金丝厂向嘉兴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仲裁请求如下:1.裁决解除该厂与海宁华佳公司之间的《定作合同》;2.裁决海宁华佳公司立即返还该厂已经支付的定作加工款834796.50元,并双倍返还该厂定金60万元。3.本案仲裁费由海宁华佳公司承担。
  嘉兴仲裁委员会立案受理,案由与上次海宁华佳公司申请仲裁的原仲裁案一样,也是“承揽合同纠纷”。
  海宁华佳公司随即提出了异议,认为东阳惠良金丝厂提出的仲裁请求事项已在2009年在原仲裁案反请求中明确提起“依法裁定解除《定作合同》,裁定被反请求人华佳公司双倍返还反请求人定金60万元”,且已被仲裁驳回,因此现在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第二次提起仲裁申请属于重复申请仲裁,不应予以受理。为此,海宁华佳公司要求作出裁定不予受理。
  但嘉兴仲裁委员会无书面回复,仍坚持自己的做法。


是否属于“一案两裁”?


  “真是莫名其妙,让人不可思议。”6月25日,海宁市华佳印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羊建华在向记者反映情况时,对嘉兴仲裁委员会的做法表示不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明确规定,“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羊建华据此认为,东阳那家企业的申请明明不符合受理条件,仲裁委员会却予以受理,显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不管裁决结果如何,都应予以依法撤销。”羊建华表示。
  昨天,记者与嘉兴仲裁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顾尧年取得了联系。顾尧年告诉记者,关于海宁华佳公司反映的不该受理的问题,交给仲裁庭去决定,6月7日已经开庭进行了审理,结果马上就会出来。
  那么,嘉兴仲裁委员会的做法是否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昨天,记者就此咨询了省内外一些律师。
  “这种‘一案两裁’的做法是违法的。”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尹富强律师向记者表示,“同一纠纷”两次裁决,这将颠覆商事仲裁“一裁终局”的原则,这是非常可怕的。对仲裁委员会的信誉也会有致命的影响,仲裁委员会的生存基础是各商事主体对其裁决公平、公正的信赖,一旦信赖被打破,则会失去“客户”群体,“我们在为客户草拟合同时,对纠纷解决机构的选择时,也会考虑相关仲裁委员会的信誉。”
  浙江攀远律师事务所周科召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仲裁制度是指民(商)事争议的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自愿将争议提交选定的第三者根据一定程序规则和公正原则作出裁决,并有义务履行裁决的一种法律制度。仲裁活动具有司法性,是司法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仲裁有或裁或审制度及一裁终局制度两大基本制度,仲裁基本制度是否严格得以执行直接影响到当事人财产权利的保护和法律的正确实施。“本案中,东阳市巍山白坦惠良金丝厂将与原被裁定驳回的仲裁请求再一次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此仲裁委员会又受理了其仲裁申请,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关于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规定,仲裁委员会对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只需书面通知当事人不予受理并说明理由,无需组织开庭审理。”
  浙江汉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磊则表示,根据法律规定,同一纠纷经仲裁的,为终局裁决,仲裁双方不得再行就同一纠纷,申请仲裁或者诉讼。本案如是基于同一纠纷再行仲裁的,应当属“一案两裁”。但属不同纠纷的,不属“一案两裁”。因此,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上述规定,应该把握纠纷的同一性,即起诉的事实与理由是否同一。

                                                              (2012年6月28日《浙江工人日报》头版)

 

三年前已作出终局裁决,三年后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没门!
嘉兴仲裁委员会裁决驳回仲裁申请
  ■记者冯伟祥

 

三年前,嘉兴仲裁委员会受理了一个承揽合同纠纷案并作出终局裁决,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三年后,当初的被申请人东阳市巍山白坦惠良金丝厂摇身一变成了申请人,把当初的反请求重新搬出来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再一次予以受理,案由同样是“承揽合同纠纷”。这种做法引发了不小的争议。6月28日,本报以《是“一案两裁”还是“两案两裁”》为题,开展了舆论监督报道。近日,嘉兴仲裁委员会作出了裁决书,驳回申请人东阳市巍山白坦惠良金丝厂的仲裁申请。
  今年4月11日,东阳市巍山白坦惠良金丝厂(以下简称东阳惠良金丝厂)向嘉兴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请求如下:1.裁决解除该厂与海宁市华佳印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华佳公司)之间的《定作合同》;2.裁决海宁华佳公司立即返还该厂已经支付的定作加工款834796.50元,并双倍返还该厂定金60万元。3.本案仲裁费由海宁华佳公司承担。
  收到应裁通知书的海宁华佳公司深感惊讶,随即向嘉兴仲裁委员会提出了异议,认为该案属“一案两裁”,不应受理。海宁华佳公司的理由是:东阳惠良金丝厂如今提出的仲裁请求事项,在2009年嘉仲字第030号仲裁案中该厂以反请求的方式提起,且已被裁决驳回,因此现在该厂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第二次提起仲裁申请,属于“一案两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同样的仲裁请求和事实理由再次提起仲裁请求的,仲裁委员会应裁定不予受理。
  近日,嘉兴仲裁委员会作出了裁决书,认为:东阳惠良金丝厂向本委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中的请求事项,与(2009)嘉仲字第030号裁决书提出的反请求部分完全一致,且反请求事项已经裁决,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系对仲裁委员会已经生效的裁决事项再次申请仲裁。据此,嘉兴仲裁委员会根据《嘉兴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六十九条的规定,裁决驳回申请人东阳惠良金丝厂的仲裁申请。本案受理费、处理费合计20052元,由申请人东阳惠良金丝厂承担。
  “嘉兴仲裁委员会受理东阳那家厂的仲裁申请本来就是违法的,不应受理却予以受理并作出裁决就是一案二裁。”收到这份对自己有利的裁决书,海宁市华佳印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羊建华并不高兴。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明确规定“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况且东阳惠良金丝厂在申请书中也明确提到“2009年3月27日海宁华佳公司向嘉兴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0年12月29日嘉兴仲裁委员会作出(2009)嘉仲字第030号裁决书”等内容。因此,嘉兴仲裁委员会应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嘉兴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十三条规定,书面通知当事人不予受理并说明理由,而不是裁决驳回仲裁申请。“我们多次从海宁跑到嘉兴市区,向仲裁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顾尧年交涉,搬法律,摆事实,据理力争,认为依法不应受理。但他根本不听我公司的异议并安排强行开庭,折腾当事人的精力,造成双方当事人较大的经济损失。”                            (2012年7月12日《 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