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绍兴一房产商要与税务机关算“陈年老账”  

2012-03-29 17:33:04|  分类: ★法本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一房产商要与税务机关算“陈年老账”
连打四场税务行政官司,焦点: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之诉是否存在诉讼时效问题?
记者冯伟祥


  由于对多年前的税务处理决定、处罚决定不服,面临清算的绍兴通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行政复议,但被税务机关以超过申请期限为由拒之门外,为此一口气连打四场“民告官”官司,状告省、市两级地税机关,要求撤销处理决定、处罚决定。
  其中一个案子,一审法院认为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据此裁定驳回起诉。该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昨日上午,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诉讼时效问题再次成为争议焦点。
  上述“民告官”案引出一系列问题:无效的行政行为是否自始无效?无效的行政行为是否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成合法有效?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之诉,是否存在诉讼时效问题?如何实现行政诉讼法“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的立法宗旨……

 

被追缴涉税款2638万元,外加罚款326万元


  时间要追溯到2000年。这一年12月20日,绍兴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分别作出了绍市地税稽处字【2000】第344号税务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344号处理决定书)、绍市地税稽罚字【2000】第313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313号处罚决定书),称对绍兴市通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通达公司”)1999年度的纳税情况进行了稽查,发现存在问题,决定对“新通达公司”追缴各项税、费、滞纳金合计802万余元,对所偷的营业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企业所得税处以罚款70万余元。
  2005年5月10日,绍兴市地税局再次对“新通达公司”作出一项涉税追缴决定——绍市地税处字【2005】第2号税务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2号处理决定书),追缴税、费、滞纳金合计1836万元。同日,该局还作出了绍市地税罚字【2005】第2号税务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2号处罚决定书),称“我局稽查局对你单位2002—2003年度的纳税情况进行了稽查,现已稽查并审理终结。”处罚决定书显示,“违法事实”包括未足额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未足额申报印花税、相关支出未作纳税调整、相关收入未作收入申报纳税等。该局决定对“新通达公司”处以罚款255万余元。
  两次合计,“新通达公司”共被追缴涉税款2638万元,罚款326万元。


房产商:老公司的账不能算在自己头上


  “新通达公司”于2009年12月31日经营期满,此后进入清算、解散程序。2011年8月,“新通达公司”收到了法院关于要求提供准确的财务情况的通知。
  公司有关人士在“清账理财”和“清产核资”时发现,上述344号处理决定书、313号处罚决定书涉及到与绍兴市通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老通达公司”)有关联的浙江大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湖公司”)开发的“百草园”公寓项目、浙江美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东公司”)开发的“美东新村”项目以及老、新通达公司的税务清算。“但税务处理决定书、处罚决定书所载内容的意思表示不清,需要释明。”公司方面决定弄个究竟。为此,“新通达公司”先后于2011年8月、9月分别向绍兴市地税局下属第一分局、稽查局提出书面请求,要求对上述问题给予明确的书面答复。
  2011年11月4日下午,绍兴市地税局一分局、稽查局的负责人以及相关内设机构负责人,对“新通达公司”方面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口头答复。
  “听到地税局的答复,我们才知晓,稽查局作出的344号处理决定书、313号处罚决定书,在对违法主体的认定上,存在认知错误。”“新通达公司”人士认为,地税局关于“转制后的‘新通达公司’税务延续‘老通达公司’的,‘新、老通达公司’是一家,从税务角度来讲是企业变更”的答复是明显错误的。
  “新通达公司”方面表示,地税机关关于“老通达公司”的税务问题根据有关规定要由“新通达公司”来承担的答复,于法无据。他们援引1999年11月23日浙江省国家税务局《关于对已注销纳税主体被发现注销前有偷税行为处理意见的批复》(浙国税法[1999]75号)认为,“老通达公司”的涉税问题应由其和开办单位绍兴市计划委员会共同承担补缴税款的经济责任与行政处罚的责任。地税机关对“新通达公司”的上述处理、处罚,没有法律依据。
  针对绍兴市地税局稽查局提出的“根据税收征管法的有关规定,1997年注销的美东、大湖公司不用清算了,因为中外合资企业的所得税归国税局管辖”的说法,“新通达公司”方面表示,稽查局认为上述两个外资企业不用清算了,这进一步说明344号处理决定书的处理不仅存在处理对象错误,而且,即使应处理“老通达公司”注销后的责任承担者,也存在多开征税款数额的错误。还有,上述两个项目的涉税问题,如果真如答复所说的归国税管辖,那么根据国家税务总局1995年12月1日印发的《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第十四条规定,也应当及时通报并由国税部门查处,地税局稽查局无权查处,而作处理、处罚,是错上加错。
  那么,新、老通达公司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据了解,“新通达公司”的前身“老通达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隶属于当时的绍兴市计划委员会。根据工商登记资料记载,2000年2月2日,“老通达公司”因改制吊销执照而注销。同日,“新通达公司”成立。“新通达公司”与“老通达公司”相比,不仅是名称中多了“有限”两字,而且其已不再是一家国有企业,而是清一色由自然人投资设立的民营企业,营业期限自2000年2月2日至2009年12月31日止。
  “新通达公司”人员认为,“老通达公司”与“新通达公司”是不同性质的两家企业,两者之间是国有资产整体转让关系,而不是股权转让关系。“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企业没有发生合并、分立,前者在2000年2月2日注销,作为企业法人已经消亡;后者于2000年2月2日设立,一家新的企业法人诞生。两者之间不存在变更关系。”

要与税务机关打4场“民告官”官司


  为了讨说法,“新通达公司”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确认绍兴市地税局及其直属机构稽查局2011年11月4日答复的主要内容于法不符,并要求撤销2号处理决定书第1、2、3、4、5、7、9项。
  对此,浙江省地税局认为,“新通达公司”对2号税务处理决定书提起的行政复议已超过《行政复议法》规定的申请期限。据此,省地税局决定对复议申请不予受理。
  “新通达公司”不服,向杭州市西湖区法院起诉,要求撤销浙江省地税局作出的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判令被告浙江省地税局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
  此外,“新通达公司”于2011年12月21日向绍兴市地税局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绍兴市地税局稽查局作出的344号处理决定书违法及2011年11月4日答复的主要内容于法不符,要求撤销344号处理决定书。但绍兴市地税局认为“新通达公司”现在申请行政复议已经超过60日的复议申请期限,决定不予受理。为此,“新通达公司”提起行政诉讼,状告绍兴市地税局,要求撤销被告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判令被告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绍兴市越城法院将于4月10日对此案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新通达公司”还状告绍兴市地税局稽查局,请求确认被告2011年11月4日答复的主要内容于法不符,其作出的313号处罚决定书因没有法定的依据亦应确认无效。对于该案,绍兴市中级法院指定由诸暨法院管辖。
  除了上述三案,“新通达公司”还于2011年12月27日提起行政诉讼,状告绍兴市地税局,要求依法确认被告2011年11月4日口头答复的主要内容于法不符,其作出的2号处罚决定书第1项的处罚因没有处罚的法定依据而应确认无效。


争议焦点: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无效,是否受诉讼时效期间的限制


  针对2号处罚决定书一案,绍兴市越城区法院审理后认为,2005年5月10日,被告绍兴市地税局对“新通达公司”作出2号行政处罚决定,被告于2005年5月11日向原告送达了上述处罚决定书。原告于2011年12月27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被告作出的绍市地税罚字(2005)第2号行政处罚决定无效,显然已经超过《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期限。
  据此,该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新通达公司”的起诉。
  “新通达公司”不服裁定,提出上诉。
  该公司认为,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情形已经达到确认无效的“重大且明显”的判断标准,事实清楚,依法应确认为无效。而无效的行政行为自始无效,不存在诉讼时效问题。
  “本案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新通达公司”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释义的精神,对于无效的行政行为,任何时候都可以请求法院予以确认无效。
  “人民法院对于诉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案件,如果仅仅是审查起诉期限,而没有从实体上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属于无效,显然是违背行政诉讼法‘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的立法宗旨。”“新通达公司”的代理人对记者表示,希望二审法院将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属于无效的事实,列入本案的审理范围。
  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新通达公司”的代理人还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认合同无效之诉不适用诉讼时效的一个案例。这是最高法院2005年审结的一个民事案件,案号为(2005)民一终字第104号,即广西北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北海市威豪房地产开发公司、广西壮族自治区畜产进出口北海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新通达公司”据此认为,虽然本案属于行政诉讼,但最高法院关于那个民事案件的处理对本案有指导意义。当事人不享有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无效的法定权利。行政行为无效系自始无效,单纯的时间经过并不能改变无效行为的违法性。当事人请求确认行政行为无效,属于确认之诉,不应受诉讼时效期间的限制。而在行政行为经法院确认无效后,从而确定公司的权利受到侵害,可以据此认定公司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至此,当事人进一步提出关于返还财产及赔偿损失的请求,则应当适用法律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因此,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无效,没有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间。                    

(2012年3月29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