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26盘电缆的10年“官司”  

2012-03-11 20:53:47|  分类: ★法本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案惊奇:你不找官司,官司却不停地找你
26盘电缆的10年“官司”
记者冯伟祥   文/图

image

站在绍兴市越城区法院门口,鲁金龙神色凝重,不知道前方的道路还要走多久。

 

 现年46岁的绍兴市越城区农民鲁金龙,10年前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同时为浙江的几家电缆厂经营电缆线的销售,孰料因种种纠葛成了犯罪嫌疑人,被警方错误地刑事拘留30天,他存放的40盘电缆也被警方错扣,后来终于获得了国家赔偿。但警方给予返还的40盘电缆刚刚到他之手,他又遇官司,电缆又马上被人抢入囊中。几经周折,他只要回来14盘电缆,其余26盘价值上百万元的电缆接着又被人通过越城区法院的执行程序落入一家电缆公司手里。
        越城区检察院对该案进行审查后,认为当地法院违反了执行程序,致执行结果错误,建议对执行案予以审查,并依法纠正。令人遗憾的是,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自去年4月发出至今,法院方面没有作出正面回应。
 


  为多赚钱,身兼数职搞电缆销售


       1996年起,鲁金龙为浙江友谊电缆厂(以下简称友谊电缆厂)在黑龙江哈尔滨一带推销电缆线。1997年7月22日,友谊电缆厂发文聘任鲁金龙为经营厂长,聘期至1999年底止。同年7月25日又授权鲁金龙办理对黑龙江省邮电企业电缆销售工作。
        其间,鲁金龙为了能够多赚钱,在哈尔滨市同时为浙江的几家电缆厂(包括友谊电缆厂)经营电缆线的销售。其中,1998年6月,鲁金龙被浙江上虞兴达邮电通信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达电缆公司)聘为该公司的电缆销售员,负责黑龙江省境内的电缆销售业务。为存放待销电缆,鲁金龙于1998年7月10日与中国邮电器材哈尔滨公司储运分公司(以下简称储运分公司)签订了一份租用场地的协议书,约定后者有偿代为保管货物。
 


  风云突变,40盘电缆被扣,人也被拘


        然而,不久,友谊电缆厂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称鲁金龙挪用企业资金。
        1998年11月18日,诸暨市公安局对鲁金龙进行刑事立案。次日,该局派两名干警赴哈尔滨市,以鲁金龙涉嫌刑事犯罪为由,出具了未加盖公章的暂扣财物处理清单一份,在鲁金龙租用的仓库内将鲁存放的40盘电缆予以扣押。同时在调查取证的介绍信上注明于同月23日,由友谊电缆厂法定代表人章友根将这些电缆取走。同月23日,友谊电缆厂派人将40盘电缆运走。
        1999年1月28日,诸暨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为由,对“犯罪嫌疑人”鲁金龙予以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变更为监视居住。
        1999年9月10日,绍兴市公安局作出书面处理意见,认定鲁金龙的行为不符合涉嫌挪用资金罪构成要件,解除对鲁金龙所采取的强制措施,撤销鲁金龙挪用资金案。
 


  物归原主,26盘电缆回到兴达电缆公司手里


        兴达电缆公司知道电缆被运走后,向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起诉,状告储运分公司和友谊电缆厂,认为友谊电缆厂从储运分公司运走的40盘电缆中,有26盘属其所有,要求返还电缆并赔偿损失。根据兴达电缆公司在起诉时的申请,太平区法院于1999年1月15日作出民事裁定书,查封了上述由诸暨市公安局扣押并交友谊电缆厂提取后存放在黑龙江省医药销售公司的电缆。
        太平区法院审理此案后,于1999年9月23日作出民事判决:友谊电缆厂立即返还兴达电缆公司所有的电缆。
        判决后,友谊电缆厂不服,提起上诉。2000年1月17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随后,经兴达电缆公司申请,太平区法院作出裁定:对友谊电缆厂存放在医药销售公司的26盘电缆进行执行,并交由兴达电缆公司保管。随后,上述电缆由兴达电缆公司执行保管。
       友谊电缆厂不服判决,申请再审。
       2000年6月27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作出裁定,撤销该院和太平区法院的民事判决,发回太平区法院重审。
       2001年12月3日,重审此案的太平区法院根据兴达电缆公司的申请,又作出民事裁定书,准予其撤回起诉。
       这个官司历时三年,终以兴达电缆公司的撤诉而告终。兴达电缆公司如愿以偿得到了他们想要的26盘电缆。
 
   

几经周折,警方错扣的40盘电缆终于返还


        恢复了人身自由的鲁金龙以诸暨市公安局错误刑事拘留、违法扣押财物为由,向绍兴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提起赔偿申请,要求诸暨市公安局赔偿损失,并返还三年前在哈尔滨市扣押的电缆。
        绍兴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经审理查明后,于2003年12月24日作出(2001)绍中法委赔字第6号决定书、第11号决定书,认定诸暨市公安局对鲁金龙的刑事拘留行为错误,决定该局应支付鲁金龙因错误刑事拘留的赔偿金1484.40元,同时决定该局将暂扣的40盘电缆返还鲁金龙。
        2004年11月24日上午,鲁金龙终于领到了诸暨市公安局归还的40盘电缆。他写了“领据”。
 


  前脚警方刚返还,后脚法院来查封


        谁知,浙江友谊光电缆有限公司(系友谊电缆厂更名而来,以下简称友谊光电缆公司)又于2004年2月16日一纸民事诉状递到绍兴市中级法院,把鲁金龙推上了被告席,请求判令鲁金龙返还不当得利132万余元。
        2004年11月24日上午,鲁金龙与诸暨警方办好移交手续三个小时后,绍兴中院的警车就来了。法官查封了鲁金龙存放在诸暨市化建公司仓库的40盘电缆,并向仓库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一、查封诸暨市公安局返还给鲁金龙的40盘电缆;二、查封期间由你仓库保管,未经本院允许,不得出库。”
       戏剧性的是,2007年1月19日,友谊光电缆公司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2月7日,绍兴中院作出裁定,准许该公司撤诉。
 


  旧事重提,兴达电缆公司提起确认之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友谊光电缆公司起诉鲁金龙不久,2005年3月8日,兴达电缆公司也向越城区法院起诉,诉讼请求为:依法确认绍兴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2001)绍中法委赔字第11号决定书涉及的诸暨市公安局在1998年11月23日扣押的鲁金龙租用仓库内的40盘电缆中的26盘属该公司所有。
       鲁金龙辩称,兴达电缆公司所称的26盘电缆尚在该公司处,无权就该26盘电缆对他提起诉讼。
        2005年5月27日,越城区法院对这起财产权属纠纷案作出(2005)越民二初字第655号民事判决:绍兴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2001)绍中法委赔字第11号决定书中关于诸暨市公安局于1998年11月23日扣押鲁金龙租用仓库内的40盘电缆中的26盘电缆归兴达电缆公司所有。
 

判决生效,兴达电缆公司申请执行,又得26盘电缆


        2006年3月23日,鲁金龙收到越城区法院寄来的一份执行通知书,法院要求他“在2006年3月23日以前尽快自觉地履行(2005)越民二初字第655号民事判决书规定的义务”。鲁金龙立即用特快专递向法院寄了执行异议材料,要求驳回兴达电缆公司的执行申请。
        对于鲁金龙的异议,当地法院并没有回复。
        2006年3月31日,越城区法院将绍兴市中级法院此前查封的鲁金龙存放在诸暨市化建公司仓库的40盘电缆中的26盘执行交付给了兴达电缆公司。同日,法院予以执行结案。
        就这样,在此之前已拥有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执行并由其保管的26盘电缆的兴达电缆公司,通过民事诉讼程序,从诸暨市公安局应返还给鲁金龙的40盘电缆中再次获取了26盘。
        绍兴中院查封的40盘电缆被越城区法院执行去了26盘,不但“被执行人”鲁金龙一直被蒙在鼓里,就连绍兴中院也一度不知情。2006年5月19日,绍兴中院作出的一份民事裁定书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份裁定书称:“由本院对查封的属被告鲁金龙所有的40盘电缆予以变卖,保存价款。”
        直到2006年9月14日,绍兴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称:“本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上述40盘电缆之中的26盘已不存在。因先予执行的其他电缆已不存在,本案应终结执行。裁定如下:一、鲁金龙所有的存放于友谊光电缆公司仓库内的14盘电缆作价543122.07元变卖给友谊光电缆公司。二、本执行案件终结执行。”


 
    检察机关认为法院执行错误,建议依法纠正


        鲁金龙认为,由于越城区法院的执行,导致兴达电缆公司重复取得了26盘电缆。为此,他继续委托浙江省法学会会员、绍兴县越州法律服务所主任魏立业为代理人,书面向越城区法院主张权利,提出如下赔偿请求:1、赔偿错误执行去的价值137万元的各种规格的电缆26盘;如无法返还,则折价赔偿。2、赔偿上述价值金额自2006年5月起到赔偿日止银行同期贷款利息。鲁金龙要求在《国家赔偿法》规定的期限内给予书面答复。
        越城区法院迟迟未予答复。
        绍兴市越城区检察院受理鲁金龙的申诉后,进行了审查,也认为越城区法院的执行错误。越城区检察院认为,(2005)越民二初字第655号判决系财产确认,即对兴达电缆公司在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执行中交由其保管的26盘电缆予以确认,而无实际执行内容。越城区法院的做法显然违反了执行程序,致执行结果错误。2007年4月17日,越城区检察院向越城区法院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法院对该执行案予以审查,并依法纠正。同时,请法院将建议的落实情况予以函复。
        近日,记者在越城区检察院采访时获悉,检察建议书发出至今已将近一年,越城区法院还没有给出说法。

                                                              (2008年3月27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