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昆明“钉子户”称与拆迁方争执遭暴打  

2010-10-31 23:08:00|  分类: ★征地拆迁之“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昨日上午,发生钉子户壕沟"围城"的李家堆再次发生状况,家住李家堆287号的曹武称,自己因为与拆迁方发生争执,突然被几个男子按在工地上一顿暴打,头部、手臂多处受伤。他妻子想用相机拍下对方暴行,却被抢走相机当场砸碎。


李家堆拆迁工地昨日再出“状况” 又一“钉子户”自称惨遭暴打(组图)

曹武满脸是血,身后是他家的房子。

 

李家堆拆迁工地昨日再出“状况” 又一“钉子户”自称惨遭暴打(组图)

曹武的手指被砸裂了

 

钉子户遭壕沟包围成孤楼 遭不明人士枪击

拆迁片区的一座小楼被壕沟所包围,下雨后积水看似“护城河”。  >>>高清图集

 

云网10月30日报道 几天前的“飞蛇事件”,再到“钉子户”遭“围城”,几天来,本报连续报道了昆明市赵家堆、李家堆拆迁片区“钉子户”的“遭遇”。昨日上午,李家堆再次发生状况,家住李家堆287号的曹武称,自己因为与拆迁方发生争执,突然被几个男子按在工地上一顿暴打,头部、手臂多处受伤,血流满面;他妻子想用相机拍下对方暴行,却被抢走相机当场砸碎!而拆迁方的说法是,曹武身上的伤,是他在工地上跑时摔伤的。短短几天的时间,这一片区为什么“怪事”不断?深层原因是不是拆迁方与“钉子户”之间的“暗战”呢?为此,有律师建议双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男主人讲述

“我被人用石块砸”

 

被断水断电、挖深沟“围城”,这两天家住赵家堆的老赵因为与拆迁方一直没能达成协议,被“护城河”围困。昨日,本报的报道刚刚见报,老赵又打来电话:“记者赶紧来,我们这里又出状况啦!”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时,和老赵所在的同一拆迁片区的一块工地上,只见一名男子浑身鲜血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身后有他家的一栋房子尚未被拆。记者上前查看他的伤势时,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记者看到,曹武头部、脸上,手臂上都是血,可以看到,他鼻骨上一大块伤痕,其中,伤得最严重的地方是,一个手指头被石头砸裂,曹武身上能看到的伤至少有五六处。

“他们两个人按着我,一个人抱起石头来砸我!”曹武忍着伤痛,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形,曹武说,昨早上,拆迁方几个工作人员来拆他家旁边的房子,因为紧挨着他家房子,曹武的母亲就出门提醒对方:“你们拆房可不要砸到我家的房子。”没想到,却招来对方一顿痛骂,看到母亲和对方争执起来,他出门警告对方,没想到刚说了一句话,对方突然冲上几名男子,其中两个大汉把他按倒在工地的废砖残土上,另外一名男子抱起工地上几块石头就砸他。曹武说,当时,他简直无法动弹,这顿暴打持续了十多分钟,那个用石头砸他的男子根本不管他的死活,不断地用石块砸他的头部、手和身体,几乎要被砸昏迷时,对方才罢手,然后就离开了现场,等他反应过来时,只觉得全身疼痛,头上血流不止。记者采访曹武时,他痛得几乎无法动弹,声音微弱。

 

女主人控诉

相机被抢走当场砸碎

 

记者采访时,民警也赶到了现场,开始询问事发时的细节。曹武的妻子张伟萍全身灰尘,说起当时的情形,也是一脸惊恐:“他们连我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啊!”

张伟萍对记者说,当时她看到两名男子按住丈夫,一个男子用石块砸丈夫的头,她赶紧拿出相机准备拍下对方的暴行,没想到刚掏出相机拍了几张,只听见一个男子大声喊道:“把她的相机给我抢啦!”说完,几名男子就冲上来,抢夺她的相机,她死死护住手中的相机,但依然没能逃过对方的争抢,一个男子把她的相机抢过去之后,找来一块石头,“嘭”一声,把相机砸得粉碎。之后,还把碎片捡拾起来带走了。找来找去,她只找到一块相机电池。她拿给记者看时,记者看到,装相机的布袋也沾满灰尘。

张伟萍告诉记者,因为相机和手机都被抢走、毁坏,他们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来,不过,她给记者提供了她另一部手机拍下的照片,她指着其中一个男子说:“他们把我老公按在地上打。”

“他们太狠啦!”曹武的老母亲告诉说,几个男子把她儿子按倒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打,对方那种狠劲,让她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但又不敢上前去帮忙,只能眼睁睁看着几名男子打完之后,逃离拆迁现场。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正好碰上曹武的女儿放学回家,才9岁的小玲看着爸爸浑身是血,吓得哭了起来……

拆迁方说法 曹武在工地上摔伤

 

记者联系上赵家堆、李家堆改造片区拆迁办公室一位姓宋的负责人时,他对记者说:“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们也有话要说。”这位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昨天早上开始时他也在工地上,但后来发生争执时他没有在了。据他了解,当时因为他们拆迁曹武家旁边的房子时,双方发生了争执,但拆迁工作人员并没有打曹武。对于曹武身上的伤,宋先生的解释是:“他自己在工地上跑时,摔倒在工地上受的伤。”

为什么赵家堆、李家堆拆迁片区会“状况”不断呢?宋先生说,他们拆迁方也有苦衷,他说被拆迁户漫天要价,有些被拆迁户最高的赔偿要到几万元一平方米,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对于被拆迁户的赔偿问题,宋先生说,他们的土地证上确实有“国有划拨土地”,但这些土地也是宅基地,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宅基地在城市征地用时要无偿给国家使用的,拆迁方按照国家政策给予被拆迁户回迁土地及合理的赔偿,这都是有标准的。如果给他们高额补偿的话,那已经搬离的被拆迁户又会怎么想呢?

宋先生认为,正是因为双方难以达成协议,才让外界认为这里状况不断,给拆迁方造成了负面影响。

律师建议

双方应心平气和谈一谈

 

如何解决赵家堆、李家堆的拆迁矛盾,云南弘石律师(集团)事务所主任何汝惠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双方都应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

何汝惠说,被拆迁户如果的确手持国有土地的土地证,那么,拆迁方就应该考虑到被拆迁户的诉求,按照相关合法的程序给予补偿;如果拆迁方觉得对方提出的要求过高,那么是否考虑按照相关的程序,给被拆迁户其他方面的补偿,来尽量满足被拆迁户的要求。

何汝惠认为,被拆迁户也不能漫天要价,得理不饶人。他说,如果被拆迁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搬走了,只有几户人家未搬家,这不仅会影响到昆明的城市建设,也将影响到其他搬走人的回迁,从而损害到他人的利益。何汝惠说,如果被拆迁户用“就是不准不拆”、“不愿意合作”的方式来维权的话,维权的愿望最终也会落空。

何汝惠还说,赵家堆、李家堆出现这么多“状况”,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查实是否与拆迁方有关,一旦查实的确与拆迁方有关,那么,拆迁方肯定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不管双方的矛盾有多大、多棘手,但采取任何极端、违法的方式都是不妥的,也不能解决拆迁问题。因此他认为,双方或许沟通不够,应该坐下来好好协商、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