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湖北7旬老太阻违法用地被铲车轧死  

2010-10-12 23:12:47|  分类: ★征地拆迁之“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湖北省谷城县69岁的老太汪玉清,为阻止违规用地的开发商铲除自家菜地,被铲车铲伤致死。其家人获肇事铲车司机和雇主的20万元赔偿款。

金羊网10月12日报道  九月二十九日,距“十一”还有两天,湖北省谷城县庙滩镇夕照街社区李家洼村的毛氏兄弟却怎么也找不到即将过节的轻松。这一天,是为他们的母亲汪玉清圆坟的日子。 21天前,69岁的汪玉清是在自家菜地被铲车铲伤,伤重身亡。因为认定母亲的死是阻止开发商拆迁而导致的,且事件背后涉及地方政府非法征地等情况。毛氏兄弟通过联系媒体和闹丧上访的方式,让事件引起社会、尤其是政府的关注。9月26日,在汪玉清去世后18天,毛氏兄弟获得了肇事铲车司机和雇主的20万元赔偿款,安葬了母亲。他们认为,“这场悲剧本可以避免”。

惨死铲车下

9日下午四点半,看见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在镇上任老师的毛家大儿子毛学定确定最后一节课不是自己的课后,决定提前下班,再去父母家看看。

8月29日,父亲毛正兵刚刚因脑溢血去世,只有母亲汪玉清一个人在家,让他越发放心不下,回家更频繁了。从单位回家会路过父母种的一小块菜地,有时毛学定会顺手摘点菜带回去。这一天,他看见两辆铲车正在菜园铲地,先是楞了一下,尔后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这片菜地一共3.6亩,紧邻303省道,2009年6月之前归毛家和另外4户村民共有。因为庙滩镇法庭年久失修,地处偏僻,2009年,县法院将庙滩新法庭办公楼选址于此。6月,夕照街社区居委会分别与5位村民签订了合同书。

村民依面积按每亩19800元的标准获得了补偿款。毛父按近0.4亩获得7680元。

随后,菜园打上了围墙,安了大门。虽然依照合同约定,5位村民应该在合同签订5日内腾地。但是围墙打好之后迟迟不见施工。村民们就在围墙上打了个约两人宽、一人高的大洞方便进出菜园继续种菜。

至2009年11月,毛父看见菜园围墙上贴上了落款为“谷城县豪源矿业有限公司”的要求农户十日内腾地的告示后,去法庭一打听,才知道法庭已经另外选址,不盖了。他认为,豪源矿业是开发商,“征地盖法庭是支持公益事业,要支持;把地给开发商就不行”。毛父为此多次到庙滩镇政府上访,直至去世。

推门进屋,毛学定把铲车在菜园铲地的事告诉了母亲汪玉清。汪玉清听后立刻说要去看看。

从家到菜园,骑车最多五分钟,正在毛学定说要陪她同去时,汪玉清已等不及打着伞骑着人力小三轮车出门了。

拿雨衣、推自行车、锁门。毛学定追出去的时,母亲已走远,“不过远远的还能看见个背影”。

等他赶到菜园的时候,没想到看见的竟是汪玉清倒在血泊中的惨状。“前后不过两分钟啊!” 毛学定追悔莫及。

致命两分钟

事发后,毛学定和肇事的铲车司机李付军等人将汪玉清送往医院,半路上,老人伤重死亡。据法医鉴定,死因为钝器挫伤导致多脏器破裂。

虽然事发时现场有一些目击者,但是毛家人至今都没有真正弄清楚那致命的两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庙滩镇派出所刘所长介绍,当天下午,豪源矿业老板赵正谷雇请了一台铲车去平整菜地,因为下雨泥泞,铲车轮子陷在泥里。肇事的铲车司机李付军当天本来在家休息,接到在现场的铲车司机的求助电话。他先开着摩托到现场确定能帮忙把车拖出来,才回去开的铲车。拖出铲车后,也索性留下来干活。“想不到只工作了20分钟就出事了”。

警方通过调查走访,确定事发时,汪玉清是从侧墙上菜农开的洞进入菜园的。铲车驾驶室两侧的小玻璃没有雨刮,视线不佳,而且李付军当时正在倒车,没有注意到从角落进入的老人。此外,警方推测,估计汪玉清可能对铲车不太熟悉,将车头当成车尾、车尾当成车头,以致一进入菜园就走到铲车前进的方向上,被铲车撞倒后,铲车车斗拖压过身体,造成伤害。

李付军近四十岁,以前靠打渔,每年大概赚个一万多,家里三个孩子,负担很重。去年贷款20万元买了铲车,干得好的话,一年收入有个两三万。

出事后约1个小时,李付军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这个也得到了刘所长的证实。家人四处筹了5万元将被扣的肇事铲车取回。基于警方的调查,检方将李付军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批捕。

毛学定称,如果是老人先被撞倒,尔后铲车从身上开过,再被车斗拖压的话,老人应该是头朝铲车斗,而不是脚朝铲车斗。

违法用地引惨剧

老人出事后当天,毛学定和弟弟商量联系了当地一家媒体,次日,题为《阻止铲车拆迁七旬老人死亡》见报。对于报道中提到的“拆迁”二字,庙滩镇党委副书记占忠福表示不满,认为是歪曲事实,吸引眼球。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汪玉清的死,可以说是一起因违法用地引发的惨剧。据协议,豪源矿业实为庙滩法庭的承建方。庙滩法庭选址省道旁李家洼村后,豪源矿业先期垫付了5位农户共计17万多元。不料,围墙打好后,电力部门却提出该土地上空有30万伏高压线经过,法院需要支付100多万的架高或入地的改造费用。

另一方面,因为没有办理正式的土地使用权证,谷城县国土资源局分别于2009年8月和2010年2月,两次下达了《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迫于无奈,县法院将庙滩法庭的新址另选在了熊银村。李家洼村的这片土地只有闲置。作为承建方的豪源矿业,先期投入在这块地上的近20万元眼看就要打了水漂。赵正谷盘算着,将土地平整、关门锁起来,无论是谁接手这块地,必须对其补偿。于是,有了9月9日,他带铲车去平整菜地的行为。

另据谷城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中队马队长介绍,庙滩法庭熊银村的土地至今也没办手续,国土部门再次下达了违法通知书。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