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老外”同事?“洋黑工”!  

2010-09-16 11:00:53|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版头条

“老外”同事?“洋黑工”!
“洋黑工”一旦大量涌入中国,将会对我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带来考验
■通讯员王猛    记者冯伟祥


image

  不久前,广东省中山市公安部门将15名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简称三非)的越南人遣返越南。

 

在中国“民工荒”背景下,一些东南亚国家平民通过各种地下途径,进入我国非法就业。记者调查发现,继珠三角后,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或将成掘金首选地。其背后,折射出中小企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同事居然是“老外”


       “真没想到,我每天跟一群‘老外’在一起上班!”小李是诸暨双金针纺织厂的一名员工,谈到前段时间发生在厂里的“洋黑工”事件,她说自己23岁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外国人到中国打工”。
       小李生长在江西农村,出来打工已有两年时间了。其眼中的“老外”,是一群越南工人,“他们大多人听不懂中国话,也不会说汉语或英语,只会打简单的手势。”
       这群只会打简单手势的越南工人,共28名,他们平时很少跟外人交流——该纺织厂有近400名员工,这群“老外”生活在自己的“部落”里,每月领取1000余元的工资报酬。
       在这群“老外”中,魏文通(音)是惟一会说中国话的。魏文通今年21岁,1年前通过朋友,从中越边境非法潜入我国,在广西、广东一带私营企业打工。今年5月初,魏文通回了一趟越南老家。当月底,他与同乡一起,到了诸暨这家纺织厂工作。
       日前,在诸暨市有关部门组织开展的整治“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专项行动中,魏文通等28名“老外”浮出水面。“到中国打工,每月能挣900元以上,我们很喜欢这里。”在接受调查时,魏文通说,“在越南,做同样的活,每月最多只能挣400元,所以我们国家很多人希望能来中国打工。”


铤而走险源于招工难


       说到为何铤而走险非法用工,该纺织厂总经理杨某说,由于自己实在招不到国内工人,才出此下策。
       据记者了解,杨某的纺织厂在当地属中等偏小企业,由于在设备改造和技术创新方面投入不够,生产同样数量的产品,相对于其他规模型企业,该厂需要更多的工人。因此在“民工荒”背景下,该纺织厂的“招工难”问题愈加明显。
      “我们外贸订单很多,外商每次下订单前,我们都要问清数量,如果量特别大的话,我们都不接。”杨说,由于招不到工人,当地很多工厂和他们一样“限制订单”,而与此同时,很多机器处于闲置状态。
       今年5月底,杨在越南谈生意时,有当地劳务中介公司说越南工人薪酬低。“当时,我们正好急缺人,就动了心雇佣越南人,带回厂里打工。”杨说。
       据介绍,当越南中介公司把招工消息发出后,一下子来了几百个人。由于担心这些工人在国内工作的合法性,杨从报名者挑选了28人,并为其办理了一个月的旅游签证,以旅游的名义进入我国境内。
       “以前,我们到国外打工、经商蛮多的,现在老外都到中国打工了,说明中国经济这些年的确发展很快。”杨说。但没多久,有关部门找上门来,除了将28名“老外”全部遣送出境外,还对该厂予以罚款2万多元的行政处罚。


  雇佣“洋黑工”有扩大趋势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相当一部分外向型企业遭受沉重打击,一些企业破产倒闭,外地工人被迫回家。而随着外部环境的转暖,去年来各地经济生产又繁忙起来,“招工难”、“民工荒”现象频现。于是,就有不少越南、缅甸的工人偷渡入境打工。
       2009年6月,绍兴县查处了两名非法“洋黑工”;今年4月,4名缅甸人到诸暨某袜厂做织袜工,6月中旬被有关部门全部遣送出境。
       上述4名缅甸“洋黑工”在接受调查时说:“在老家一个月只能赚十美元,所以我们很多老乡想到中国打工,已经有几百人过来了,这一次他们几十人偷渡过来,大多是到江浙一带打工的。”
      据记者了解,“洋黑工”多年前就出现在珠三角,在广东珠海、广州等地,招用“洋黑工”是很多中小企业心照不宣的事情。而近年来,随着纺织、机械、五金等劳动密集型经济的快速发展,长三角地区成了“洋黑工”淘金的新目标。
       到底有多少“洋黑工”?有关部门都表示,由于“洋黑工”都是秘密使用的,整体数据难以统计。“但从最近几次检查来看,个别小企业雇佣‘洋黑工’有扩大的趋势。”相关人员如是说。
       此说法得到了前述诸暨那家纺织厂总经理杨某的证实。“跟我接触的越南那家劳务中介公司规模很小,但他们每年往中国输出400多人。以往主要前往广东地区,而现在前往长三角地区的多了起来。”


  低端劳务不能引进


      据了解,越南、缅甸的“洋黑工”,工资只需中国工人的一半,甚至可以更低。与目前的中国劳动力成本相比,他们更具吸引力。
    “我们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利润本来就很低,而如果国家允许,我是很欢迎越南工人来工作的。”杨说。
       与杨的纺织厂一样,不少企业也表示愿意通过这种地下形式招聘“老外”,“他们不需要缴纳各种保险,也不会嚷着涨工资,也不像中国工人那样,春节、中秋都会回老家而对工厂生产造成影响。”
      那么,众多中小企业喜欢的“老外”,能进入我国工厂合法工作吗?
      记者查阅了《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其中明确规定须办理《外国人就业证》和职业签证,并且对工作岗位的要求是“应是有特殊需要,国内暂缺适当人选,且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据介绍,上述规定明确了“企业若需要引进外国人,只能是中高端人才,而外国低端劳务是不能引进。”
       而对于“洋黑工”,《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明确要求,对未办理手续擅自聘用外国人的用人单位,公安机关在终止其雇用行为的同时,可以对用工单位处以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并责令其承担遣送私自雇用的外国人的全部费用。


  偷渡已形成地下产业链


       由于越南在地理上同中国毗连,因而边民历来都有着很密切的往来,他们甚至跨国界而居,隔界河相望,通婚互市,走亲串戚,亲如一家。这样的情况在老挝、缅甸与中国边境地区同样存在,也有老挝和缅甸非法劳工出现在我国内地。
       据媒体报道,在广西中越陆地边境线上,越南人只需步行几分钟就可以进入中国,每天都有越南人通过边境小道非法进入中国境内,然后买张车票畅通无阻地到达各大城市,他们中不少人就是为打工赚钱而来。
       而近年来查处的案例表明,在“洋黑工”的问题上,已形成了规模性涌入,一些非法中介利用收费较低之便私自开展对中国劳务输出业务。越南劳工进入中国,特别是进入一些路途遥远的腹地,都已经有专门的人提供帮助,形成了物色人选、帮助入境、联系工厂和接送带路等环节的“一条龙服务”。
       据介绍,在越南介绍工人到中国大陆打工的劳务中介公司很多,登记在册的就有400多个,而还有很多地下的。他们一般通过组织偷渡或者旅游签证的方式介绍入境,并获取每人200~500元不等的利润。在越南,依靠介绍“洋黑工”入境,已经有不少劳务中介公司老板走上了“致富”之路。


考验我国劳动力市场


       “洋黑工”问题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近年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我省公安部门多次开展整治“三非”专项行动,发动群众提供、举报“三非”线索。而根据公安部的规定,凡属非法入境或非法居留的外国人,不管是否在联合国难民署登记,滞留地公安机关都要“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但由于利益诱惑,“洋黑工”受到个别中小企业的青睐,“洋黑工”事件在各地时有发生。
        记者算了一笔账,如双金针纺织厂雇佣的28个“洋黑工”,以每人每月比国内工人少600元工资计,一个月仅工资支出就可节省1.7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国内“招工难”的状况下,劳动力成本进一步上升,或许会有更多企业,尤其是技术含量低的传统加工制造企业,不惜冒着被罚款的风险,非法雇佣“洋黑工”,试图用降低人力成本来提高企业效益。
       据了解,2009年底我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3%,实有城镇登记失业人员921万人。有关人力资源专家指出,在当前情况下,“洋黑工”一旦大量涌入中国,将会对我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带来很大考验。


  企业转型升级是关键


      28名“老外”遣送回国后,杨的工厂又多了一些空置设备,他依然面临着国内工人招不到、“洋黑工”无法引进的困境。而在每次开展的“三非”专项行动中,都有企业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中小加工企业无技术、无品牌,产品利润低,他们只有不断降低成本,才能维持当前的较低利润率。专家指出,有了境外低成本劳动力,让包含生产成本降低成为可能,这是“洋黑工”屡禁不绝的根本原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提高企业品牌意识、提升产品竞争力外,还有一些企业尝试着“走出去”,在越南等国家建立生产基地。有关人士认为,这不仅能消除、规避国际市场贸易壁垒给企业带来的不利影响,还可以享受国外的优惠政策和人力资源成本优势。
       就拿绍兴来说,近年来,该市越美集团、达亨集团、海亮集团分别在国外兴建了尼日利亚纺织工业园区、博茨瓦纳纺织工业园区、越南龙江工业园区。其中的越南龙江工业园区目前已有9家中国企业入住,其中不乏正元袜业、双达木业等劳动密集型企业。

 

采访手记

中小企业何时能微笑?


      生产效率低→需要大量工人→企业招工难→“洋黑工”出现←减少人力成本←降低生产成本←维护现有较低利润←企业利润低。
      在近期对“洋黑工”事件的调查中,记者总结出“洋黑工”出现的两个直接原因:生产效率低、企业利润低。而在上述诸多箭头的背后,折射出劳动密集型企业转型升级的迫切。
       不可否认,在过去30多年里,劳动密集型产业做出了诸多贡献,依托我国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发展出口加工业,使“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风靡世界。
       经济学领域有个“微笑曲线”概念,专利、技术和品牌、服务分别位于获利高位的曲线两端,而组装、制造位于获利低端的底部。我国大多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处于“微笑曲线”底端,面临着“企业利润低、生产效率低、品牌技术低”的不利局面。如今,受资源制约和用工成本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一些处在产业链低端的企业举步维艰。
       当前,我国政府要求企业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新的历史机遇和挑战面前,加快转型升级步伐,并开展淘汰落后产能等一系列举措。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很多中小企业主对转型升级的愿望是强烈的,而能力却是十分有限的。利润低、效率低、招工难,摆在他们面前的,除了闲置的机器,还有对转型升级的美好憧憬。相比其他人,这个群体更知道提高生产效率、改进生产工艺意味着什么。
       在网络上,“Made In China”被一些网友译为“山寨”。要想让中小企业从“生产车间”变身“企业总部”,除了提高生产技术,品牌建设也要摆上日程。
      当不再徘徊于产业链低端,而是在技术、品牌层面有所突破,占领了“微笑曲线”的两端,我国众多中小企业或许才会开心地微笑。
      而此,要走的路还很漫长。

                                                                            (2010年9月16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