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昔日诬告他人酿成冤案 今朝自己获刑已成铁案  

2010-08-26 22:05:09|  分类: ★法本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日诬告他人酿成冤案    今朝自己获刑已成铁案
▇记者冯伟祥  文/图


  因为在承包期间得罪了公司领导,原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驻上海办事处主任钮国兴惹了不小的祸,竟一度成了有罪之人。钮国兴在承包期满离开企业后,该公司领导向警方“控告”其侵占企业资产。钮国兴后被一审法院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酿成了一起冤案。对此,本报开展了强有力的舆论监督(注:2002年8月10日,本报星期特刊第一版以《都是“承包”惹的祸?》为题,对钮国兴一案作独家详细披露。之后,又多次对该案进展情况进行跟踪报道)。被羁押长达530余天的钮国兴,最终无罪获释。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如今,原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金关根自己却因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刑,判决现已经生效。
    正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诬陷他人经济犯罪,一波三折冤案平反


    今年43岁的钮国兴,是一名在上海建筑市场闯荡多年的项目经理,搞了十多年工程承包。1997年,经人介绍,钮国兴认识了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绍兴市五建公司)总经理金关根。当时,绍兴市五建公司在上海很少有业务。经过一番接触了解,金关根很是看好钮国兴,几次三番请其出任该公司驻上海办事处主任。双方经过商谈,钮国兴同意担任该公司驻上海办事处主任。
    之后,绍兴市五建公司先后发文,任命钮国兴为该公司驻上海办事处主任,并明确了承包形式和承包期限等内容。承包期间,钮国兴因工作上的事情据理力争,得罪了公司主要领导。2000年12月31日,三年零两个月的承包期满后,决意离开绍兴市五建公司,另谋发展。钮国兴很有经营才能,他的离职,无疑是对绍兴市五建公司潜在利益的一大损失。
    对钮国兴耿耿于怀的绍兴市五建公司主要负责人于2001年8月份向绍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控告”钮国兴侵占公司资产,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2001年8月29日上午,绍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在绍兴市五建公司领导陪同下,来到上海,以涉嫌职务侵占为由,将钮国兴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钮国兴被逮捕。
    钮国兴坚持认为自己是绍兴市五建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承包者,其行为不构成犯罪。2002年5月17日,越城区法院对钮国兴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钮国兴的行为已分别构成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
    钮国兴不服,提出了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宣判其无罪。2002年8月10日,本报星期特刊第一版以《都是“承包”惹的祸?》为题,以大半版的篇幅,独家详细披露了此案的前前后后,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此后,光明日报、法制日报等中央新闻媒体也纷纷予以转载报道。
    绍兴市中级法院受理钮国兴的上诉后,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着对法律和事实高度负责的精神,合议庭根据庭审质证情况,全面审阅卷宗,认真研究案情,发现一审判决确有问题,属错误判决,应予纠正。据此,遂依法作出终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越城区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重新审理此案,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遂依法作出判决,宣告钮国兴无罪。
    但越城区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
    绍兴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对钮国兴宣告无罪并无不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该院遂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至此,这起经本报舆论监督、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刑事案,终以钮国兴无罪而尘埃落定。

 

大肆虚报注册资本,企业资质提升一级


    绍兴市五建公司原系集体企业,1985年3月成立时名称为绍兴市越城区建筑公司;1987年10月,公司更名为绍兴市城区建筑工程公司;1995年2月,更名为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直属绍兴市建筑业管理局。
    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6月,绍兴市建筑业管理局批复同意绍兴市五建公司进行企业改制。同年12月,绍兴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牵头召开会议,明确将绍兴市五建公司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在改制过程中,为达到企业资质升级(即从二级升到一级)的目的,总经理金关根(系法定代表人)等公司领导集体决定动员他人以实物入股的方式增加公司注册资本,由公司财务科长赵云木办理资产评估、验资、申请工商登记等事项。由于在申请工商登记前,公司仍没有筹集到资质升级所要求的注册资本(注:根据国家规定,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的注册资本必须达到5000万元),金关根等人决定让本无实物资产的公司工作人员梁某、张某充当股东,并说服郎某等三人将本属于他们的实物资产虚列于梁某、张某名下以应付验资。嗣后,金关根等人弄虚作假,通过伪造数额巨大的发票等不法手段,炮制相关资料,以便虚报注册资本。2001年10月26日,绍兴大统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根据绍兴市五建公司提供的虚假资料作出了资产评估报告书。同年12月11日,绍兴兴业会计师事务所又根据该评估报告以及绍兴市五建公司提供的虚假资料作出了验资报告,确认改制后公司的注册资本为6002万元(包括货币出资448万元,实物出资5554万元),其中梁某实物出资7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2%;张某实物出资5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8.66%(注:事实上,梁某、张某两人真正的出资额分别只有现金9000元、1万元)。企业造假一路绿灯,顺利地通过资产评估、验资两道关。
    金关根、赵云木明知评估报告、验资报告存在虚假,仍由赵云木向绍兴市工商局提供上述证明文件申请公司登记,骗过工商部门。2001年12月12日,绍兴市工商局核准绍兴市五建公司转制变更为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绍兴市五建公司的债权债务由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担,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6002万元。
    就这样,他们通过虚报注册资本,最终达到了骗取公司登记的目的。泡沫多多的6002万元,不但使企业虚假地达到法定的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注册资本5000万元的最低限额要求,如愿以偿地升为一级资质,同时夸大了其经济实力。职工举报东窗事发,老总管家双双判刑2003年10月,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实行重组运作过程(即变更为浙江精工世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时,已将所有的实物出资部分改为货币出资,并补足了全部虚报的资本金。2003年12月12日,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浙江精工世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金关根、赵云木分别担任新公司的副董事长、总经理助理。
    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如此巨大,涉案人员怎能逍遥法外?从2003年起,包括公司职工在内的知情群众曾多次进行举报,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据悉,2004年3月16日,绍兴市工商局对绍兴兴业会计师事务所罚款4万元,并没收其1万元的违法所得。2004年12月21日,惴惴不安的金关根、赵云木双双再次来到绍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与上次“控告”钮国兴不同的是,这次金关根是来投案的,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2005年4月30日,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检察院向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单位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被告人金关根、赵云木犯虚报注册资本罪。法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法院经审理查明上述有关事实后认为,被告单位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金关根、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赵云木,违反公司登记管理法规,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虚报注册资本,取得公司登记,且数额巨大(虚报注册资本1240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告单位为自己单位的资质升级,虚报注册资本,取得转制变更后的公司登记,符合单位犯罪的主体要件资格;绍兴市五洲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名义为新设立的公司,但实际为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转制变更而来,虽被告单位现已不存在,但并非属于撤销、注销、吊销营业执照的宣告破产的情形,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仍应追究原被告单位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金关根、赵云木能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故被告单位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及被告人金关根、赵云木均属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虽然虚报注册资本数额较大,但当时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的资本已达4000多万元,距法定资本金仅差200多万元。而且在被告单位重组时,已补足了全部虚报的资本金,社会危害性相对减小,可酌情对被告单位及被告人从轻处罚,并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可对被告人金关根及赵云木宣告缓刑。据此,遂依法判决如下:被告单位绍兴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罚金20万元;鉴于被告单位已于2003年12月变更为浙江精工世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故该罚金向浙江精工世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被告人金关根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被告人赵云木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1年。
    一审判决最近作出后,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金关根、被告人赵云木在法律规定的上诉期限内均没有提出上诉。
    据悉,1997年《刑法》修订后,因虚报注册资本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并不多见,绍兴市这起案件在浙江省建筑业中属第一例。                             (2005年9月10日《浙江工人日报》)

昔日诬告他人酿成冤案   今朝自己获刑已成铁案 - 独立调查  独家报道 -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