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好端端房屋“被危房”后遭强拆  

2010-08-25 22:49:57|  分类: ★征地拆迁之“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版头条


好端端房屋“被危房”后遭强拆

温州农民张建国历经8年依法抗争,“民告官”一审二审败诉,官司打到省高院,终讨回公道
▇记者冯伟祥   文/图

 

好端端房屋“被危房”后遭强拆 - 独立调查  独家报道 -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张建国向记者展示省高院的终审判决书。


    8月23日,温州农民张建国夫妇手持浙江省高院的两份再审行政判决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时露出笑容。这是久违了8年的笑容。
    浙江省高院的这两份终审判决,判决内容为:撤销温州市中级法院两份行政判决;撤销温州市鹿城区法院的两份行政判决;撤销温州市房产管理局作出的关于拆除张建国危房的两份决定。
    至此,这场历时八年的艰辛维权,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张建国的合法权益得到了保护。
    此前,温州市有关部门创造了一项绝无仅有的“拆迁绝招”。
    温州市房产管理局等部门本来想强制拆迁张建国的合法私宅,但随即急刹车,然后张建国的房屋被搞成了危房,继而遭遇强制拆除。令人遗憾的是,这种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不法行政行为,居然得到了温州当地两级人民法院的司法保护。


    一幢房屋两次被强拆,先是强制拆迁,然后紧急叫停,接下来好端端的房屋“被危房”,再以拆危为名强制拆除


    现年53岁的张建国,是温州市鹿城区黎民街道杨府山涂村村民,经政府部门批准取得宅基地,建造房屋两处,于1992年申领了两本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这两处房屋均属于合法建造的农村农民房屋,为砖混结构。
    2000年起,温州市先后组建了温州市城市中心区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温州市城市中心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公司),负责对温州市中心区进行开发建设,中心区界定了范围,计5.2平方公里。
    张建国的房屋坐落在温州市巨江东南路20号。开发公司看中了包括上述房屋所在地在内的地块,决意在此实施杨府山住宅区开发项目。张建国的房屋被纳入拆迁范围。但拆迁人开发公司与张建国户为拆迁安置事宜直至2005年尚未签订协议。
    2002年8月19日,温州市房管局作出行政裁决,裁决要对张建国的房屋进行拆迁,要求他们限期搬迁。“我们被断水断电,就连出入道路也被堵塞,我们只好点蜡烛、油灯,每天小心翼翼地进出。”张建国夫妇告诉记者。同年10月10日,房管局向温州市鹿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2年10月21日法院下发执行通知书,限当事人3天内搬迁,逾期不履行,法院将依法予以强制执行。蹊跷的是,2003年4月30日,鹿城区法院不仅没有强制执行,反而作出行政裁定书终止执行。原来,房管局于2003年4月22日向法院申请终止执行。
    面对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强制拆迁,强制执行申请人温州市房管局为什么要紧急刹车呢?究竟错在哪里?据张建国了解,涉案地段根本没有办理征地手续、没有规划许可证。“这样的拆迁本身是非法的,所以相关部门才被迫停止了强拆。”
    张建国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告诉记者,2004年12月30日上午,大队人马来到他家附近,把房屋团团包围,严严实实。“路旁还停了警车、消防车、救护车等。”挖掘机等施工机械张牙舞爪地扑向他家的房屋,一阵捣鼓后把房屋搞得遍体鳞伤,但没有整体拆除,然后散去。面对这一切,张建国悄悄地拍了录像。
    然后,指挥部又越俎代庖,于2005年9月5日出面向温州市房屋安全鉴定所申请对张建国的房屋进行安全鉴定。
    9月10日,温州市房屋安全鉴定所作出了《房屋安全鉴定报告》,认定张建国家的房屋属于“D级”危房,并建议“立即予以整体拆除”。
    2005年9月30日,温州市房管局根据这个鉴定结论,专门下发了一份文件,即温房责[2005]3号文《关于责令张建国限期拆除危房的决定》,责令张建国于同年10月8日前自行将房屋整体拆除,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
    对此,张建国置之不理。
    2005年10月9日,温州市房管局作出温房强[2005]5号《D级危房强制拆除决定书》,通知张建国,将在2005年10月16日前强制实施整体拆除。
    张建国认为这是非法行政行为,就坚决不肯低头屈服,对拆除通知不予理睬。
    2005年10月21日,对于张建国一家来说是个屈辱的日子。这一天,他家的房屋被温州市房管局当做危房强制拆除,原本好端端的房屋变成一片废墟,一家人辛苦多年积累的财富瞬间化为乌有,公民的财产权连同人的尊严,就这样被无情地践踏在权力的脚下。
    “这个拆迁‘绝招’是一个阴谋。”张建国说,“强制拆迁不合法,指挥部就故意先将房屋破坏,然后自作多情地申请鉴定,搞成危房,再让我们自行拆除,我们不拆,他们就由有关部门出面以拆危房的名义强制拆除。他们通过这种方式,顺利地完成了拆迁工作。”

 

为讨说法民告官,一审二审皆败诉


    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张建国拿起了法律的武器。2006年2月,张建国将两纸行政诉状递到温州市鹿城区法院,把温州市房管局推上了被告席,分别请求撤销温州市房管局作出的温房责[2005]3号文《关于责令张建国限期拆除危房的决定》、温房强[2005]5号《D级危房强制拆除决定书》。但鹿城区法院审理后,作出了(2006)鹿行初字第43号、第44号行政判决书,维持这两份文件。
    张建国立刻提起上诉。但温州市中级法院又以(2006)温行终字第209号行政判决书、第21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院同时认为,“至于涉案房屋在被鉴定为危房之前是否曾遭受指挥部故意破坏,不属本案审理范围”。
    究竟是谁破坏张建国家的房子?虽然至今尚未查明,但明眼人一看便知。
    虽接连遭受败诉打击,但张建国并不气馁。他坚信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保护,决定继续走法律途径。


柳暗花明,申请再审迎转机


    2009年1月,张建国慕名找到了在行政诉讼案件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浙江思源昆仑律师事务所,委托该所吕思源、王成律师向浙江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
    吕思源、王成律师在仔细阅读了一审、二审案卷,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资料后,精心准备材料,代理张建国向浙江省高级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申请对这两个案子进行再审。
    2010年4月22日,浙江省高级法院做出行政裁定,对上述两案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对原判决的执行。


三个争议焦点,法庭激辩


    2010年7月6日,行政诉讼再审官司开庭在省高级法院第八审判庭进行。素负公正盛名的审判长惠忆法官主持了庭审。双方当事人及律师唇枪舌剑,争议的核心是:
    1. 再审申请人张建国建在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是城市房屋还是农村房屋?
    2. 温州市城市中心区建设指挥部是否有资格对张建国的房屋申请进行危房鉴定?
    3. 张建国的房屋,被温州市房管局按照城市危房予以强拆,此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
    双方代理律师激烈交锋,张建国的代理律师浙江思源昆仑律师事务所律师吕思源、王成阐述了己方的主要观点:
    1. 涉案房屋是农村农民房屋,不是城市房屋,本案适用《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是错误的:
    本案中,再审申请人张建国的情况是:他所居住的房屋所在的土地属于杨府山涂村农村集体所有土地;他是杨府山涂村村民,属于农村农民户籍;他所属的自治组织是“杨府山涂村村民委员会”。
    显然,张建国并非城市居民,其住宅是建在农村集体土地上的农村房屋,其居住地域并非城市范围,其房屋根本不是城市房屋,自然其房屋也就不属于《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的调整管辖范围,温州市房管局引用该规章强制拆除张建国的房屋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超越职权,错误非常严重,应该予以纠正。
    2.人民有权做一切法律不禁止的事情,即通常所说的“无明确限制,公民皆可为”。而对于政府来讲,必须在法律的授权范围内依法行政,即“法无明确授权不得为”;凡是超出法律授权范围行政则都是非法行政行为,即“越权皆非法”。
    本案指挥部既不是房屋所有人,也不是使用人,其根本无权申请对房屋进行安全鉴定,其行为违反了《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所以是非法的,不能作为本案定案证据。
    3.政府以公共利益的名义,越权行政,是严重违法行为,有可能会被某些不法官员曲解利用,变异为危害人民的恶行,本案正是这种情形,值得深思,必须予以纠正。
    综合来讲,在本案中温州市房管局、指挥部的行为是非法的,温州市房管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应该依法予以撤销。
    而温州市房管局及第三人指挥部、开发公司的代理律师则认为:为了公共安全利益考虑,即使没有法律的明确授权,政府机关主动对涉案房屋进行安全鉴定也是正确的。


省高院依法纠正错判,正义终究得到伸张


    浙江省高级法院的三位行政庭法官惠忆、管征、黄金富庭审后,进行了认真仔细地合议,于近日作出了两份再审行政判决书,判决内容为:撤销温州市中级法院(2006)温行终字第210号、第209号行政判决;撤销温州市鹿城区法院(2006)鹿行初字第44号、第43号行政判决;撤销温州市房产管理局作出的温房责[2005]3号文《关于责令张建国限期拆除危房的决定》、温房强[2005]5号《D级危房强制拆除决定书》。
    这个结果,为张建国进一步维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得知判决结果后,张建国非常激动:“真是太好了,谢谢!谢谢!我这么多年的坚持总算没有白费,感谢律师,感谢高院法官。这么多年了,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不少人劝我放弃,但也有很多人支持我依法维权。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国家大事我不大懂,但我相信国家是会慢慢进步的,人民的权利必须得到保护,以后我还会继续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的权利。”
    张建国锲而不舍的维权经历,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普通公民“民告官”的艰难。
    张建国家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后,已被用于建设住宅区且该住宅区已交付使用。“我家那地方已经造了29层高的住宅楼,却没有我们一家五口的一席栖身之处。”张建国的妻子郁闷地对记者说。房屋被拆至今,张建国租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夫妇俩和已经成年的女儿、儿子就挤住在这间房子里,八旬老母借住在她的妹妹家。
    “这件事对孩子的打击很大。”张建国夫妇在回忆往事时充满了愧疚,“房屋被强拆,对当时分别在读初二、初一的女儿、儿子的学习产生了严重的不利影响,也让他们稚嫩的心灵蒙上了阴影。”
    记者昨日在发稿时获悉,温州市城市中心区开发有限公司、江滨房地产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周和进去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目前正在服刑改造。张建国家的房子被拆,正是周和进任职期间。周和进在任老总期间,同时担任温州市中心区建设指挥部工程处处长一职,他大搞权钱交易,先后收受施工单位工程负责人的贿赂26万元。

                    (2010年8月26日《浙江工人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12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