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伟祥新闻工作室

关注严肃新闻事件 聚焦公众利益问题 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日志

 
 
关于我

★冯伟祥,浙江工人日报记者,多次在浙江省好新闻评比中获奖,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二次,,三等奖三次。被评为浙江省专业报“十佳”新闻工作者。 2010年创建了“冯伟祥新闻工作室”,这是浙江工人日报社自1949年创刊以来至今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 ★系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特邀司法监督员。

网易考拉推荐

瑞安税务官员搞连坐威胁渔民  

2010-12-16 10:49:03|  分类: ★法本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版头条

瑞安税务官员口出狂言——
不签字,读大学不发毕业证 不签字,考公务员都不让考 不签字,就无穷无尽找麻烦
■记者冯伟祥 文/图

image

当地的围涂工程

 

对话:“我们家插茜的事情不签字,我的厂国税、地税就来找麻烦是吧。”“嗯,是要这样的。”“长辈不同意(签字),我们就没活路了?我们的厂就停了吗?”“那是。插茜的事情不搞好,上面就无穷无尽地找你们麻烦。”“这不是我上次说的连坐了啊。”“是的,就是这样。只要插茜的不签字,你们就有麻烦。”
  税务官员谈话:“你知道不,本来我们也不想找你,再说你是小厂。这次为什么找你呢?是市里叫我们来查你们的。”“他们(插茜户)现在六亲九戚,有办厂的我们都要去查,有小孩子读大学的,毕业证书都不给他们发,公务员都不让考。”“我现在给你个交换条件,就是你带个头去叫你的亲戚去把字签了,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们还可以帮你把厂做大点,介绍业务给你。我们政府这么强大的机构,你怎么跟政府斗啊?”
  ……
  瑞安市一批插茜捕捞专业户与政府打官司、拒绝签字领取他们认为太低的补偿款,当地有关部门竟然搞起了连坐,税务机关三番五次上门对他们办厂的亲戚进行“检查”,于是就有了上面的对话。

 

税务官员频频上门检查,承认因为补偿一事搞连坐找麻烦


  家住瑞安市莘塍镇的阮女士的老公开有一爿家庭个体作坊,今年以来,镇政府下属董田办事处的负责人带着工商局、地税局、国税局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三番五次上门来检查有无工商局营业执照、有否交税。阮女士一家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们终于明白,原来有关部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有关部门终于按捺不住了,与我们明说他们来查的目的是要求我们做工作劝从事插茜的公公签字领取补偿款。”阮女士打听了一下,发现这样的情况不止她一家。
  “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大家商议了一下,怕说不清道不明,决定应该收集视听资料。”
  今年11月份的一天,阮女士的老公被瑞安市国税局通知到局里接受谈话。
  11月19日,因为老公临时有事走不开,就由阮女士前去。
  接待她的,是瑞安市国税局税源管理二科科长季瑞山。
       下面是双方的谈话内容。
        阮:“我们家插茜的事情不签字,我的厂国税、地税就来找麻烦是吧。”
  季:“嗯,是要这样的。”
  阮:“科长啊,你们把我们卡住了,我们日子还过得了啊,我长辈是长辈的事,我是我的事啊。”
  季:“我也没法,都跟你说了,他现在是12月份三期工程强制进场,市政府想解决这个事情了。”
  阮:“长辈不同意(签字),我们就没活路了?我们的厂就停了吗?”
  季:“那是,你们这些有厂的,能查的就查,不能查的还有别的办法,反正插茜的事情不搞好,上面就无穷无尽地找你们麻烦。”
  阮:“我们是小厂,我们又没什么事情好查的。”
  季:“你们没事,想办法找点事情给你们,能卡的给你们卡了。”
        阮:“要是我长辈字签了钱拿了,就没什么事情了吗?”
  季:“那是的。”
  阮:“说来说去就是我长辈不去拿钱,你们就来找麻烦是吧。”
  季:“是的,以后就不是我们来找麻烦了,而是监察局了。”
  阮:“是监察局吗?”
  季:“是的,他们有权力调查你们。这我知道的。不是你们一个厂,还有别人,那些在采取别的办法,能搞的搞,不能搞的想其他办法。”
  阮:“这不是我上次说的连坐了啊。”
  季:“是的,就是这样。”
  阮:“就是一个插茜的事,我们都有麻烦了啊。”
  季:“只要插茜的不签字,你们就有麻烦,下个星期再来谈话吧,你先回去做下工作。”
  阮:“哎!”
  林先生也开办有一家小厂,小打小闹的。他受到了同样的礼遇,也被叫到税务机关。因林先生没留意,不知道这个税务官员的姓名,以下简称税。
  税:“你现在这么多的应收款,已经够你呛了,税务管理呢,是比较严格的,真算起来谁都吃不消的,你就是卖家当也赔不起。本来我们也不想找你,再说你是小厂。这次为什么找你呢?是市里叫经查组的人来我们这里,叫我们来查你们的,我们是有强制力的部门,也有权力对你们采取措施的,真要查的话现在哪个厂没错啊,除非上市的几个厂。”
  林:“嗯。”
  税:“现在我了解来的情况是这样的,你有个亲戚是做插茜的,那个围坑的事情。”
  林:“哦,他们现在在告状啊。”
  税:“官司呢打了4场了,都输,根本搞不动(我们),别人三四年前就签了字,他们到现在还没签。”
  林:“哦,我了解的。”
  税:“他们现在六亲九戚,有办厂的我们都要去查,有小孩子读大学的,毕业证书都不给他们发。”
  林:“哦。”
  税:“我现在给你个交换条件,就是你带个头去叫你的亲戚去把字签了,昨天市里开了个紧急会议,就说这个事情。围坑要加大速度推进,瑞安的大势在了,谁都阻止不了了,你有本事官司打赢也可以,政府钱给你。再说你跟政府干,那肯定是赢不了的,你们算什么啊?”
       林:“哦。”
        税:“你呢叫他们签了,不签的话,不只是你,还有他的亲戚,小孩子读书的,考公务员的都不让考了,罪过啊。”
  林:“哦。”
  税:“你呢先去做工作,真有困难再来找我们,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们还可以帮你把厂做大点,介绍业务给你。我们政府这么强大的机构,你怎么跟政府斗啊?”


渔民连环“民告官”,海域物权第一案打得好辛苦


  据了解,插茜作业是在当地维持了200多年的一项传统渔业作业方式。
  所谓插茜,就是在浅海滩涂上布下重重渔网,涨潮时带来的大量鱼虾海蟹,在退潮时全被网罗其中。渔民们踩船而下,便可满载而归。以此捕捞为生的渔民被称作“插茜户”。通过插茜的捕捞方式,渔民们可以收获海虾、青蟹、跳跳鱼、海鳗等大量的海产品。
        阮女士的公公、林先生的亲戚都是在瑞安从事插茜捕捞作业的插茜户。多年来,插茜一直是全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这一切因为当地政府要进行大规模的围涂工程而发生了改变。
  这个丁山二期围涂工程,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瑞安市人多地少的矛盾,保持耕地动态平衡。”
  2007年5月11日,瑞安市政府发布《关于丁山二期围涂工程进场施工的通告》,称:“一、施工期限:2007年5月18日至工程竣工。二、工程进场施工前,凡在工程涉及范围内从事各类生活生产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服从工程建设需要,全面做好腾退离场和网具等作业工具的撤离工作。三、施工期间,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进入工程施工警戒范围,阻碍工程建设,扰乱社会秩序,妨碍施工安全。违者,由相关部门依法予以处罚;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份通告引发了林光明等人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国家海洋局《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全面落实海域物权制度的通知》(国海管字【2007】208号)规定“补偿安置不落实的,不得收回海域使用权,更不得批准其他用海者使用该养殖海域。”瑞安市政府没有对他们进行补偿安置,因此丁山二期围涂工程无权进场施工,瑞安市政府发布这一通告的做法是违法的。
  为此,林光明等25户插茜户于2007年11月起诉瑞安市人民政府,要求判令撤销该通告。
  据悉,这是《物权法》实施之后,我省发生的首起海域使用权纠纷案。
  此案由温州市中级法院指定管辖。平阳县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认为该通告第2点中的内容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内容,林光明等25人对该通告的第2点内容不服,依法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法院还查明,2005年11月14日,浙江省围垦局向瑞安市东海滩涂综合开发工程指挥部颁发了围垦许可证,批准围垦面积为712公顷。
  据此,法院认为,瑞安市政府组建的垦区管理部门瑞安市东海滩涂综合开发工程指挥部已依法取得围垦许可证,在围垦许可证合法有效未被有权部门撤销前,瑞安市政府为加强管理,有权采取发布通告等必要措施,以保证工程顺利进行。林光明等25人主张的海域使用权及补偿安置问题,与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没有关联性,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原告的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被告颁布通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据此,判决维持该通告第2点中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
  林光明等25人不服,提出上诉。后温州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案子还在二审期间,林光明等25人紧接着起诉浙江省围垦局,打起了一场滩涂围垦行政许可官司,要求撤销围垦许可证。温州市中级法院于2009年1月作出判决,认为林光明等25人主张请求撤销围垦许可证的行政行为,缺乏法律依据。据此,驳回诉讼请求。
  林光明等25人仍然不服,再次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法院认为,林光明等25人的上诉理由尚不足以否定原审判决,不予支持。据此,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祖祖辈辈以插茜为生的渔民何去何从?


  虽然与政府连打两场官司都输了,但林光明等人仍然表示不服,决意继续寻求救济渠道。
  这些插茜专业户认为,他们插茜所使用的滩涂是海域范畴。政府搞围垦工程,用海面积达712公顷,依法应当由国务院审批。浙江省围垦局批准属于越权,因此是非法的,当然是无效的;市政府颁布通告的行为,从实体到程序,均明显违法,依法也应予撤销。
  当地市政府则表示,涉案滩涂并非《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的海域,而属于“其他土地”。因此,林光明等人主张围垦工程必须经国务院批准的依据不足。
  浙江省围垦局也认为,滩涂围垦工程的行政许可,受《浙江省滩涂围垦管理条例》的调整;滩涂围垦不是“围海”、“填海”,不受《海域使用管理法》的调整。
  对滩涂是否属于海域范围、林光明等插茜户关于他们拥有海域使用权的主张是否成立、瑞安市政府在进行滩涂围涂时是否需要取得海域使用权证等问题,三级审判机关都以“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为由没有进行审查。
  早在1984年,当时的瑞安县政府下发《批转莘塍区公所〈关于董田乡插茜作业与有关海涂养殖问题规定的报告〉的通知》(记者注:莘塍区公所已撤销,董田乡并入莘塍镇)。林光明等插茜户认为,根据这个专门性文件和政府颁发的捕捞许可证,他们实际上已经取得了海域使用权。
  记者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到,瑞安东海滩涂综合开发指挥部曾在一个题为《合力攻坚破解难题——丁山二期插茜作业政策处理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的简报材料里提到,“针对插茜户中存在对政策办法认识水平不同的实际情况,指挥部与莘塍镇在市政府领导的统一安排部署下,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利用一切社会资源,形成工作合力,进行分类指导,克难攻坚,充分利用能关系到他们办厂经商的税务、工商干部一起做工作。”但这种做法让不少人非常反感。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插茜捕捞作业,人均只有0.2亩耕地,靠插茜养家糊口。”如今,政府收回滩涂进行围涂工程,林光明等插茜户就都失业了。
  “我们这些渔民年龄偏大,大多文化程度偏低又无一技之长,长远生计失去保障,我们的就业怎么办?将来子女的学费、家庭的生活开支都没了着落,怎么生活呢?我们以后靠什么吃饭?”插茜户们表示,“根据物权法等法律政策,我们应该得到合理的补偿!政府应该尊重历史,考虑我们渔民的实际情况,为我们的长远生活打算。”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二十二条 依法取得的海域使用权受法律保护。
  第一百二十三条 依法取得的探矿权、采矿权、取水权和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三十条 因公共利益或者国家安全的需要,原批准用海的人民政府可以依法收回海域使用权。
  依照前款规定在海域使用权期满前提前收回海域使用权的,对海域使用权人应当给予相应的补偿。
  国家海洋局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全面落实海域物权制度的通知(国海管字〔2007〕208号):“因公共利益、国防安全或者进行大型能源、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调整养殖区范围的,应当给予原养殖用海者相应的补偿。涉及渔民养殖用海的,应当依法及时并足额支付补偿费用及其他补助资金,确保被收回海域使用权的渔民生活水平不因此而降低。为了使被收回海域使用权的渔民长远生计有保障,收回海域使用权的人民政府应当异地安排相应面积的养殖海域,或者经过转产转业培训后,为渔民再就业提供帮助。补偿安置不落实的,不得收回海域使用权,更不得批准其他用海者使用该养殖海域。”

                                                                (2010年12月16日《浙江工人日报》头版头条)

 

(2010年12月21日《读者报》“深度调查”版整版刊发该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